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中信证券全资子公司被撤销证券业务许可证(附解读)

私募工坊2019-07-06 03:09:37


10
20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中信证券(浙江)有限责任公司已被证监会撤销证券业务许可。

据悉,中信证券(浙江)有限责任公司是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公司前身是中信金通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于201112月更名为中信证券(浙江)有限责任公司。

吴小平解读:中信证券子公司被撤销业务许可是正常收尾

今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中信证券(浙江)有限责任公司已被证监会撤销证券业务许可。

中信证券(浙江)有限责任公司是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公司前身是中信金通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于201112月更名为中信证券(浙江)有限责任公司。

不少炒股朋友问及什么是证券业务许可。这6个字其实很清晰:没有这个官方许可,证券公司将不再是证券公司,将不能从事任何类型的证券业务,否则是非法经营。

证券业务许可一词,最早来自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98年的一个政策文件,文号为证监机字[199842号。这个文件称,由于证券经营机构及其监管职责已全部由中国人民银行移交中国证监会,为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金融改革,整顿金融秩序,防范金融风险的通知》(中发〔199719号)精神,中国证监会将向证券经营机构发放《经营证券业务许可证》。

当时,发证范围分为两类:第一,对原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设立的证券公司,发放《经营证券业务许可证》;第二,对原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设立的证券公司的分公司、原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设立的证券公司和信托投资公司的证券营业部,则发放《证券经营机构营业许可证》。两者名字不太一样,对母公司和分支机构作了区别。

后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事关证券公司及证券公司分支机构的许可证,权力全部集中于中国证监会,这个集权现象一直延续到2013年。

2013年,为进一步落实国务院强烈要求简政放权要求,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做好证券公司分支机构〈经营证券业务许可证〉发放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证监办发〔201365号,以下简称《通知》),将证券公司分支机构《经营证券业务许可证》的发放权力下放至分支机构所在地证监局负责。

同时,证监会将证券公司《经营证券业务许可证》和证券公司分支机构《证券经营机构业务许可证》统一为《经营证券业务许可证》(以下简称《许可证》)。证券公司《许可证》继续由证监会机构部负责发放管理;证券公司分支机构《许可证》由各证监局负责发放管理。

15年来,全国证券公司分支机构数量增长太快,资质审批工作全部集中于证监会机构部确实不利于发展。这种发证的改革、放权,非常有利于效率提高。

今天,深交所的公告确实吓了普通人一跳:中信证券(浙江)有限责任公司已被证监会撤销证券业务许可。很多交易者以为这是对部分管理层涉及证券犯罪的中信证券的惩罚。其实不然,这是一次正常的吸收合并业务的收尾工作之一。

今年8月,中信证券公告已收到证监会核准公司吸收合并全资子公司中信证券(浙江)有限责任公司的批复。随后,中信证券与中信证券(浙江)定于2015821日清算后,实施客户及业务整体迁移合并,将中信证券(浙江)的客户及业务整体迁移合并入中信证券。吸收合并完成后,中信证券(浙江)将解散,中信证券(浙江)所属分公司、证券营业部将变更为中信证券的分公司、证券营业部。

来源:波音大飞机作者:吴小平


早前报道:

救市主力中信证券和救市总指挥张育军接连被查

相信投资者对今年6月到8月份A股连续调整记忆犹新,在国家队接连发布多个政策措施救市背景下,A股逐步企稳,而就在A股趋势刚刚走稳时,作为救市主力,中信证券的多名高管被查,总指挥张育军也轰然倒下。

据长江商报消息,张育军的被查无异于在动荡的中国证券市场上炸响了一道惊雷,不仅打破了此前张育军将调任央行副行长传闻,更加剧了市场关于其与中信证券内幕交易风暴关联的猜想。

一个值得关注的事实是,张育军极力推动的业务创新两融(融资融券),余额一度高达2.7万亿,还有1.4万亿的配资。巨量杠杆资金推动股市暴涨,但紧随其后的是暴跌。而此时,张育军摇身一变成为救市总指挥券商一哥中信证券成为绝对的救市主力。不过,贼喊捉贼的闹剧很快被发现,中信证券被指套利,成为做空主力,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等多名高管被查,张育军的朋友圈也被撕开了一道裂口。

在金融投资圈的几大派系里,张育军与程博明同属一大派系,二人均来自五道口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师从第一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是名副其实的同门。有消息称,张程二人私交甚好。

公开信息显示,程博明等中信证券高层被查系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外界猜测,张育军主导救市,多次召集券商、基金等业内高管研究策略。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享有信息优势的主力铤而走险并不奇怪。

然而,内鬼很快暴露,程博明被查当天,国家外汇管理局原副局长李超出任证监会副主席。次日,张育军落马。此前,证监会几名官员涉嫌内幕交易等被拘留。

张育军如今的结局,仿佛印证了其未来的犯罪分子就坐在这房间里的预言。

中信证券国际化战略很受伤

股市暴跌内鬼的爆发,也使得中信证券国际化战略戛然而止。

109日,英国《金融时报》刊登消息称,伦敦证券交易所准备以11.5亿美元的价格向私募股权集团TA Associates 出售罗素投资(Russell Investments)。这意味着中信证券收购罗素投资的计划功亏一篑。

罗素投资是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之一,成立于1936年,在全球的资产管理总额达2468亿美元。罗素也是全球仅有的几家可以提供资本市场研究、管理人研究、投资组合构建、投资组合执行以及指数服务的公司之一。

今年1月,伦交所计划出售罗素投资,预期价格14亿美元。710日,有报道称,中信集团正在与伦交所集团洽谈收购罗素投资,估计成交价格在18亿美元左右。溢价高达4亿美元,显示中信志在必得。

业内分析,中信收购罗素投资,是想让其承担中信证券海外资产管理业务。罗素投资拥有强大的研究能力和海外的融资能力,在海外拥有庞大的客户群,这对中信证券的国际化战略至关重要。

翻开中信证券的国际化进程记录发现,其海外战略俨然是一路囧途。

2008年,因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中信证券与贝尔斯登合作夭折。中信证券转而与美国投资银行EvercorePartners在香港成立合资公司,开展中国与海外市场之间的并购咨询服务。

2012年,中信收购法国里昂证券,但法国监管层将其定性为银行控股而受到政策限制。

201381日,中信证券曾表示,已完成以12.5亿美元从法国农业信贷集团手中收购里昂证券亚太区市场的交易。但由于中信证券的最终持有人中信集团被定性为银行控股公司,因此,在美国、欧洲等地中信证券仍无法获得证券承销牌照。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中信集团持有中信银行67.13%股份,也是中信证券的控股股东。

据了解,根据美国对银行控股公司的定义,中信集团被认定为银行控股公司,而登记为银行控股公司持股10%或以上的关联公司或者子公司不能开展承销业务。

中信证券将海外资管业务的希望寄托在罗素投资身上。同时,为了摆脱银行控股的定性,中信集团有意减持股份。然而,因为股市剧烈波动,证监会发布不得减持公告,中信证券的计划落空。

屋漏偏遭连夜雨。因涉嫌内幕交易及泄露内幕信息,包括总经理程博明在内的多名高管被查,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中信证券收购罗素投资的负面影响。

果不其然,9月底,市场上就传出消息,称中信证券与伦交所就收购罗素投资的谈判破裂。

一券商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作为中国券商的龙头,中信证券国际化战略显得较为急迫。收购罗素投资失败,使得其国际化进程很受伤。

信息优势蕴藏道德风险漏洞

张育军的落马,对于中国证券市场法制化,无疑具有里程碑意义。

公开信息显示,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徐刚、金融市场管委会主任刘威等4名中信证券高管交代的犯罪事实显示,他们都是此轮股市暴跌中的“内鬼”。“内鬼”获取内部信息后,通过散布虚假信息操纵市场,自己暗度陈仓,从中牟利。

中信证券多名高管为何会沦为“内鬼”?一名财经评论员称,资本市场是个名利场,投资者一入市场就会失去理性,叱咤中国资本市场的中信证券也不例外,也会利令智昏。究其根源,在于巨大的利益诱惑。张育军主导的“救市”措施,都是在一些会议上与券商、基金等大佬商量出来的,而其“指挥部”就设在中信证券大楼下,信息优势蕴藏了道德风险漏洞。

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不愿具名的律师向长江商报记者称,资本逐利的属性,在巨大利益面前,道德是脆弱的。

1016日,一券商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违规操作、内幕交易是中国证券市场的顽疾。证监会监管证券市场,但证监会缺乏监管,只有建立、健全法律法规,严格监管,股市才能健康。“一个好的制度会让坏人干不了坏事,但是一个坏的市场氛围会让好人忍不住去做坏事。”该人士说,防止内幕交易关键在于制度。

1015日,一名研究金融的法律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护市策略不应是张育军与券商商量出来的,这表明监管存在较为严重的问题。在他看来,应从制度上杜绝道德风险,如组建“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监管“一行三会”,规范、稳定资本市场发展。

近日,中国(海南)发展改革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也在一次会议上提出金融监管转型建议。他认为,金融业混业发展已成为现实,但金融监管仍保持着分业监管的传统体制,金融监管转型严重滞后,已不能适应金融体制改革的需要,再加上金融监管“三会”属国务院事业单位,执法能力相对不足。他建议,尽快组建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将中国银监会、保监会和证监会整合到新组建的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加强金融业的统一监管,提升执法监察水平。

来源:凤凰财经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