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本土大投行的崛起之路:在华兴身上总能感觉到饥饿感

东方资管2019-06-01 18:39:15

|来源:青年投资家俱乐部,转自:财经天下周刊(cjtxzk)、公司精选(gongsijingxuan)

华兴资本高管团队(从左至右):顾问业务主管 王力行;首席人才官 邹涓;董事总经理 谢屹璟;首席执行官 包凡;成长阶段事业群负责人 杜永波;首席财务官 王新卫;华兴证券(香港)总裁 林家昌


“华兴这帮人有心气,这个机构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在他们身上能感觉到饥饿感的存在。包凡也好,杜永波也好,不管他们之前取得过什么样的成功,这种饥饿感一直存在。”


周翔还记得,2014年4月的一天,他和老大包凡一起打车。等待的间隙,包凡感慨:“滴滴和快的有什么好打的?表面上看起来很热闹,但公司不断融资,管理层股份越来越少,对公司的控制力越来越弱,这两个公司真应该合并了。”周翔没接老大的话——让阿里巴巴和腾讯坐在一张牌桌上,有点痴人说梦。


包凡,华兴资本创始人,公司内部喜欢称其为“老大”,上海男人,光头,喜欢F1和拳击。


回溯2014年的出行市场,当时有多股力量在博弈——滴滴、快的、易到、AA租车和美国打车软件优步。滴滴和快的在最高峰时,每天2000万美元的补贴已经令双方深受其困。快的原CEO吕传伟说:“和滴滴的补贴大战惊心动魄,每天早上起床后和晚上睡觉前,都要看看账户里剩多少钱。”


2015年1月4日,包凡在同一天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滴滴创始人程维的,另外一个是快的吕传伟的。两人说的是一件事情——滴滴和快的想合并,想请包凡撮合。


“有意思的是,谈判一般有个买方顾问和一个卖方顾问,但这次他们两个共同提出,坚决不要另外一个顾问。这个事情是程维和吕传伟坐下来正式谈之前双方就决定了的。”包凡对《财经天下》周刊透露。


在程维和吕传伟看来,如果找两个顾问,顾问和顾问之间还得打,既然他们俩都信任华兴、信任包凡,那么双方就都请包凡好了。在此之前,包凡已和程维认识了好几年,华兴一直是滴滴融资的财务顾问,但包凡跟吕传伟刚认识一个多月。程维和吕传伟之前就有合并意向,他们2014年7月曾在青岛见过面,但没谈出结果。


“华兴做过那么多并购,一般不是买方就是卖方,我很清楚这里面的利益到底在哪里。这次他们双方都来找我,我的压力也很大。虽然我觉得很艰难,但我不能辜负朋友,那我就做了。”包凡说。


1月22日,滴滴快的开谈,2月9日签字,2月14日正式交割。


过程如此顺畅,原因之一就在于包凡理清了整个并购交易中华兴的利益点所在。“我要求滴滴的程维及其股东和快的的吕传伟及其股东考虑,他们所有决策的出发点,都应该是合并完了这个公司是否增值,如果一方做的决定只是替自己争取利益,而损害了另一方股东的利益,这个事情肯定做不成。”这个原则,包凡在第一天就告诉了程维和吕传伟。


华兴仅仅用了22天,就使得中国互联网行业2015年第一大并购案尘埃落定,并且震惊世人。在包凡看来,这个案子的标杆意义还在于,这是腾讯系和阿里系的第一次合作。


“滴滴和快的合并的时候,我在酒店看到一本《希腊神话》。翻的过程中突然有一个感受,我觉得现在的场景就像希腊神话一样,我跟滴滴、快的这些兄弟们就是在人间打仗的凡人,而BAT就是天上的神仙,看着我们这些凡人在打仗。这两年发生的这些案子,可能每个案子背后都有BAT这只无形的手。”包凡说,“他们也在推动行业的发展”。


滴滴快的并购的幕后推动者,除了包凡,还有当时华兴并购组的负责人王力行。王力行所负责的并购组,被包凡称之为他亲率的近卫军,而王力行则被包凡开玩笑称作他这几年亲自带领的为数不多的弟子之一。1980年出生的王力行,老成持重,也许是因为太累了,头发里已经冒出了不合时宜的白发。


刚刚过去的2015年,王力行带着11个人的并购组做了13个并购案,且包揽了中国互联网并购大案的前三甲——滴滴和快的、58同城和赶集网、美团网和大众点评网。


在华兴成立十年之际,包凡曾经回忆:“华兴最早的两个客户是徐长军先生和俞渝女士。那时候我刚从亚信出来创业,长军兄正好在出售他一手创立的朗兴科技,可谓他人生最重要的抉择之一。虽然我既无品牌也无团队,但长军兄义无反顾地认定这个项目只有交给我做他才放心。俞渝当年正准备启动当当网4000万美元的融资,在当时也绝对是大案子。通过朋友介绍,一面之缘后,俞渝就把这个项目交给了华兴,并寄语,中国的JP摩根就指望你了。”


现在,当当网联合创始人俞渝的预言,似乎正在成为现实。包凡的金融帝国,已现雏形。


包凡


横扫并购行业


华兴并购组2014年才成立,但王力行的并购工作始于2012年。


“华兴以往直接服务的多是成长期需要融资的公司,而那些更大更成熟的公司,则被称为战略客户。原来这些是包凡负责的,但他需要有人帮他把战略客户关系建立起来。”王力行说,这就是并购组的发端。


中环世贸21层,一间华兴的办公室里,只有两个工位,靠左边的工位就是王力行的。办公桌的一个抽屉里,浓缩了他入职华兴9年的光阴。“抽屉里放了很多我自己的名片,从分析师到今天的董事总经理,基本上是每一年半往上走一级。起初负责一个小部门,管几个人,之后成为科技组的负责人,再后来负责战略客户组,而后就变成了并购组。”


在这个工位上,王力行一般早上10点开始工作,晚上11点左右下班。整个2015年,像滴滴快的等大并购案的部分工作,就在这个办公桌上完成。


包凡对王力行的工作很满意:“我觉得去年中国互联网并购的制高点华兴都抢下来了,华兴的并购团队在互联网并购领域的实力是最强的。”


在并购案中,财务顾问的角色相当重要,不是说让主角坐在桌子上就结束了,这是一个很有技术壁垒的行当。


“并购在技术方面相当复杂,滴滴快的合并完的公司,有15个投资人在里头。滴滴有8个人,快的有7个人,如何把这15个人的条件合到一起,是相当复杂的一件事情。滴滴和快的这个并购在找华兴之前,股东们已经达成共识了,但为什么临门一脚还是找华兴来踢?我们如果不帮他踢这一脚,他们也做不成。”包凡相当自信。


华兴是这个案子中双方的财务顾问,当时王力行遇到一个很大的困难:“华兴是双方的独家财务顾问,但双方公司对我们都有防火墙,我们也不太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