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解密中航证券与天风证券案发行承销内幕案

钻风研究院2018-10-03 15:23:18

 

2016年10月8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中航证券诉天风证券证券承销合同一案作出判决【(2016)鄂01民初33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天风证券支付中航证券承销费599万元。两家保荐机构因为人福医药2013年10.25亿非公开发行承销费,对簿公堂,也将证券发行承销的内幕曝光。带着种种疑问,今日我尼古拉斯冯德伦来解密这件证券发行承销内幕案。

 

一、案情基本情况介绍

2012年7月,人福医药进行10.25亿元非公开,聘请天风证券担任本次非公开发行保荐和承销机构。由于人福医药持有天风证券16.52%股权,根据《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43条规定:保荐机构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重要关联方持有发行人的股份合计超过7%,或者发行人持有、控制保荐机构的股份超过7%的,保荐机构在推荐发行人证券发行上市时,应联合1家无关联保荐机构共同履行保荐职责,且该无关联保荐机构为第一保荐机构人福医药必须再聘请一家无关联关系的保荐机构作为第一保荐机构,与天风证券一起联合保荐该项目。


9月,天风证券向人福医药推荐了中航证券,双方联合保荐。中航证券虽作为联合保荐和承销机构,但只负责站台满足监管要求,并不实际参与保荐和承销工作,按照行业惯例收取400万通道费(其中200万元为保荐费、另200万元为承销费)。 


2013年9月人福医药非公开发行股票上市,人福医药将约定的400万元费用全部支付给中航证券。

 

二、案件细节解析

人福医药非公开发行顺利上市,中航证券不干活白拿400万,应该偷着乐,怎么最后还对天风证券提起诉讼,主张599万证券承销费呢?还是来研究研究判决书吧,挖掘出案件细节。


人福医药本次非公开发行项目,原计划在2012年12月底前向证监会递交申报材料。由于中航证券人员变动频繁,直至2013年1月14日,中航证券才召开内核会,审议同意人福医药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就在人福医药准备申报文件的制作及其他准备工作时,中航证券坐地起价,提出要再增加承销费用,如果天风证券不同意,他们就拒不提供申报文件签字页。天风证券真是有苦说不出,明知对方是坐地起价,为保障本次发行顺利完成,含泪与中航证券签订另外一份《承销相关事宜协议》。中航证券就是依据该协议向天风证券主张本次案件的599万承销费,真是活不好、还粘人。


中航证券突然加价599万是怎么计算的呢?根据《承销相关事宜协议》:只要中航证券邀请的询价对象的有效申购金额达到或超过拟募集资金总额的26%,则无论中航证券邀请的询价对象最终是否获配股份,天风证券均应按照承销费用总额的26%和200万元两者中较高者向中航证券支付承销费用。人福医药本次定增实际募集资金总额为10.25亿元,发行承销费用总额为实际募集资金总额的3%,即约3074万元,承销费用总额的26%为799万元,扣除已支付的承销费用200万元,天风证券尚欠中航证券承销费用599万元。

发行结果显示,人福医药此次定增项目认购踊跃,共有78家投资者表达了认购意向,在有效申购时间内共有27份有效申购报价,有效申购金额达到了拟募集资金总额的15.49倍。中航证券表示,在申购方中,其邀请的询价对象泰达宏利和申银万国分别申购9.92亿元、2.39亿元,合计12.31亿元,达到了募资总额的26%以上,满足《承销相关事宜协议》中的加价条件。


三、裁判结果

法院认定在未增加工作量的情况下,中航证券要求再向其支付承销费用600万元,结合人福医药定增项目的实际情况,在有效申购金额是拟募集资金总额的15倍多的情况下,中航证券却要求只要其所邀请的询价对象有效申购金额达到拟募集资金总额的26%,即可获得整个承销费用的26%,并不论中航证券邀请的询价对象最终是否获配股份,内容的确有违公平。根据《合同法》第54条规定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1)因重大误解订立的;(2)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当事人请求变更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不得撤销。 


天风证券依据《合同法》55条完全可以主张撤销该协议不用支付599万元,为什么最后还是败诉呢?原来合同撤销权作为一种形成权,有一年的除斥期间,天风证券在明知在胁迫的情况签订合同,但并没有在一年内向法院主张行驶撤销权,根据合同法》第54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撤销权消灭:(一)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二)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知道撤销事由后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放弃撤销权”,丧失该案的胜诉权。


中航证券坐地起价,活不好还粘人,的确遭人唾弃,天风证券为逃避监管找人站台,明知有权利不行驶,损失5也有没有什么好同情的,两个字“活该”!


  法律不保护睡在权利上的懒汉!

                                  ——尼古拉斯冯德伦                


 

【注:本文部分内容摘自上海证券网《两保荐机构“开撕”曝光发行承销内幕》一文】

本案所涉及的法律法规:

《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43条规定:“保荐机构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重要关联方持有发行人的股份合计超过7%,或者发行人持有、控制保荐机构的股份超过7%的,保荐机构在推荐发行人证券发行上市时,应联合1家无关联保荐机构共同履行保荐职责,且该无关联保荐机构为第一保荐机构。

《合同法》第54条规定: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1)因重大误解订立的;(2)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当事人请求变更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不得撤销。

《合同法》第55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撤销权消灭:(一)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二)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知道撤销事由后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放弃撤销权。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