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独家专访 | 曹和平:区块链绝对不是去中心化而是点点中心化

绿法国际联盟2019-06-15 00:00:34

绿法(国际)联盟
打造绿色立体法律生态圈


前 言

2018年5月27日,由绿法(国际)联盟、新浪财经和北京市道可特律师事务所联合主办的“新监管时代下私募基金与资管高峰论坛暨全国私募行业法律健康指数发布会”在京成功举行。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北京大学数字中国研究院副院长曹和平先生出席论坛并发表开幕演讲。会后,曹和平教授接受新浪财经独家专访,围绕关于资本市场发展、私募行业现状及区块链发展新方向发表独家观点。绿法(国际)联盟秘书处对访谈内容进行了整理,共同聚焦新时代下的资本市场发展。



什么是成熟的资本市场?

新浪财经:您为什么会觉得二级市场的容量不会有太大的增加?

曹和平:因为资本市场是整体,所以如果证券市场是配套于原来的货币市场和企业的股权配套的资本市场环节,你就会发现新经济起来以后,尤其是像互联网机构,比如说非银行系(Non-Bank),非银行类,几乎是银行系生成的机构。这个机构不做银行类的业务(Non-Banking),过去我们一般指财税系和独立第三方金融服务机构,互联网金融出来以后,这两类金融机构如果利用互联网来做流动性的投融资,比原来用银行系金融机构在债市和股市上投融资效率要高得多,成本也低得多。所以我们认为未来新经济的增长偏向于这类经济的话,那私募证券和对应的私募证券基金,未来大体上是会随着这块经济每年增长5%—7%,对应的金融资产倍数增长,而不是呈现爆发式的增长。

新浪财经:这个观点背后您认为私募股权可能对应的板块会更加高?

曹和平:私募股权相当于对应公募股权,就是publicly listed companys(上市)这种融资方式,私募股权相当于在一级指标市场,而公众上市公司相当于是二级市场上的证券供给力量,证券需求力量是银行系金融机构去购买,加上我们有2.5亿账户,自然人投资于证券市场。私募股权确实是从产业角度去看金融市场,私募股权如果能和非银行系机构联合起来,恐怕私募股权的发展,在这块相对于私募证券和私募基金投资于私募股权,和非盈利机构和互联网金融机构投资私募股权相比,私募股权可能成长会更快。

新浪财经:很难界定现在成熟的资本市场属于一级还是二级。

曹和平:巴菲特我把他叫做20世纪或者20世纪后半期、前半期的投资方式,他是捡垃圾股。证券二级市场上深圳有2500家上市公司,交易特别不活跃,这种股票可能年收益在2.6%的10%都不到,这种基本是垃圾股。二级市场上流动不顺的股权或者股票,一定有一部分是优质的,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二级市场投资机构不认识他们,如果走具有黄金投资口的垃圾股,你去投资就非常厉害。二级市场上特别活跃的股权是二级市场的优秀股或者黄金股,但是垃圾股这块,一定是和一级IPO市场相对接的那块股权。所以巴菲特严格意义上是在二级市场上,二级市场最接近于一级市场的地方去投资的,原来不活跃的,变得让它活跃。

新浪财经:相当于他会用一级市场的投资方法然后去做二级市场。

曹和平:对,在二级市场做市,用了一级市场的眼光。我们把产品拿回来,不看投资人,我们不看产品,我们就看资产。你说什么叫资源,资源就是经过动员以后,能够进入经济,不断升值的自然性和经济性的物品。举个例子,一个树木砍伐下来,放到工厂里面去做成木板、板材和线材,做各种木学加工变成工具。每工作一道程序的时候,木材的价值就提高了,经过林地的确权,进入经济过程,加工的工序连续升值的自然物品我们叫做资源。非资源经济里,比如说人,生下来幼儿园里面付出一定成本,小学里付出成本,人力资源的质量在不断提高,虽然小学不能进入生产过程,但是离生产过程越来越近,中学、大学、硕士、博士生毕业,价值就越来越提高了,进入经济过程,加工数道工序,不断地被进入生产过程,而且是被连续升值的非自然的人力资源物品。

换句话说,我们说资源动员了以后,是产权(mobilize),这个动员是有经济含义的。产权份额化了以后是股权,还没到上市的时候,股权单元化以后是股票,还没到IPO,股票的单元化逼近货币单元的时候,就是可交易的、可上市的股票。但是还不能上市,就是可交易的股票,为什么?因为对这种货币单元的股权资产资源要内制一个风险处理系统,比如要IPO,比如要三次询价,比如要公关公司IPO之前要回购一部分,因为内制的内在的收入流还有季度的报告,报到证监会交易所去,才变成可交易的、可上市交易的股票,可交易的股票和可上市交易的股票是两码事。

可交易的股票是工业级产品,可上市交易的股票是市场级产品,最后这个才叫二级市场的业务,巴菲特就在这。他不是垃圾投资人,我们错误的解读了巴菲特的投资行为,所以我们永远把巴菲特理解为一个谜一样的投资者,因为不理解,他才是偶像,你理解他就不是偶像。

新浪财经:有人花了650万块钱跟巴菲特吃了一顿饭,国内这样的私募人很多。

曹和平:跟风式的私募人,羊群效应里面的活跃羊只,而不是有自己独立思考能力形成判断而投资的人,你做羊群的比例比世界平均水平高,所以是一群笨羊,必须要头羊领着才能干。

新浪财经:您认为这个钱不值得?

曹和平:他花500万块钱做交易,肯定比花650万跟巴菲特吃顿饭得来的真知灼见要多。因为这种人不是知识不够,是知识不自信,拿这个金碗去讨饭,却不知道这个金碗有比讨饭价值更高的东西。我们国家有一群人已经在看二级市场投资了,但是,是羊群式的跟投,不是头羊式的领投。    

新浪财经:我看见很多原来在公募里面,在二级市场,出来自己去寻求自己的投资理想的时候是选择做了一级市场,我在想在中国做投资,巴菲特很重要的是美国这么长时间繁荣,牛市也好或者整个经济发展也好,您怎么看待中国经济接下来会不会有这样的土壤被引进?

曹和平:我们国家有一批投资人,是在二级市场投资成功以后,返回到一级市场来了。他是狭义的一级市场,我们认为二级市场是证券交易市场,一级市场是证券发行的市场,其实这个观点是狭义概念。因为咱们国家证监会有一个中国资本市场报告,给大家形成多年的误解,其实广义的二级市场是资本品,证券是资本品的一部分,资本品是交易的市场,一级市场是资本品动员的市场。一级资本品里最好的资本品是货币和现金,为什么?它的流动性是最高的,高能流动性,美国人叫tender money我拿货币能买来桌子,我拿货币能买来摄像机,能买来今天开会会场的时段的服务,我拿货币还能请朋友吃顿饭,反过来你拿摄像机跟我换钱看看,相当困难。

你请女朋友吃顿饭,你说我拿女朋友吃顿饭换点钱来,几乎不可能。换句话说,最高流动性价值就是在资本市场级别评价最高的,恐怕就是货币流动性资产。这种货币资源的一级市场是什么?在广义这个概念下,你看中国有13亿个自然人,有1.5亿个法人,那么大概是15亿,自然人和法人都叫 economic agency 。每个经纪人手上都有高档的东西,你口袋里有货币,他也有,我也有。但是,发现投资是巨大的矛盾,手上拥有的流动性无法和你要投资的项目所需要的流动性,在规模上匹配,人家是三百万块钱,你手上只有三万是不行的。我们经常说期限配置structural term,从来没人说过structural assign,那怎么办?你怎么把它变成不同人手上的流动性,形成资产池,跟三百万的投资项目的规模去匹配呢?银行说把你手上的钱放到我们银行的储蓄池里来,你不干,因为现金带来交易成本的节约,放在银行里买什么不方便,起码要到你那取钱。银行说没关系,你只要把钱放到这,我给你付一个利息,利息的效用大于手持现金的效用,这就是我给你创造了一个机会成本均等的制度设计。机会成本在人民一天的生活中,天天都存在。你早晨起早还是起晚,今天上班还是不上班,努力还是不努力,机会成本是非常了不起的资源动员秘密,它能把我们绊倒,但是我们没有抽象理解它,这就是傻乎乎的小子,讨了650万块钱人民币跟巴菲特吃一顿饭。

你还会问银行,我把钱放到你这跑路怎么办?你别担心,我要是跑路了,国家主权财政税收收入年度的份额给你担保,你来不来?原来商业银行通过一个机会成本均等的制度设计,加上政策再保险,商业再保险和商业保险的保险体系制度,二合一以后,成功的创造了一个手续产品,把15亿经纪人所有流动性资产变成商业银行60万亿,这就叫货币一级市场。它只是做证券发行,从来没到货币市场来。

新监管背景下,未来投资的机会在哪里?

新浪财经:有说法是不应该猜汇率的变化。

曹和平:把你上一个问题的第一部分回答了,那么回答第二部分,就是说我们国家给定现在现状,给定投资人从二级市场到一级市场,未来我们国家在现在管理条件下,投资的机会在哪?这次资管严了,我说我是一个大基金,在三年当中降低了3500亿的通道资产,但是确实增加了500-600亿的手动资产管理。你得拿上钱,不能收通道费用,必须到证券之外和证券里面,要增加主动资产管理规模必须有一部分到地方重大工程投融资里一级指标市场,到高新技术成长里去,或者到生产型服务和创意经济里面去,这些都是私募股权,可不是私募证券基金,是私募的基金投到重大工程项目和前沿工程项目和创意工程项目的产业性股权里面去。

所以私募有前景吗?大资管私募基金在广义范围里面,原来形成泡沫的那一部分——高杠杆资产,不刚性兑换,所以大家都猜刚性兑换。谈刚性兑换的人都是谈狭义上的资本一二级市场,不谈刚性兑换的人,你把你过去的资产,形成硬刚性对待,能不能迅速生成债转股的产品,到产业里面去。所以私募股权基金private equity investment directly into industrial field more broad more harvest就是这样的,所以有一部分人高兴死了,有一部分人难受,所以这次管理学的教训里,猛药有两种错误。一种是私募股权公司自己干,一种是管理干,现在管理批评私募股权基金的管理太严了,两个都有错误,我们国家的高杠杆就是这样形成的。

新浪财经:刚才夏老师说现在资本最难的地方在于高杠杆率,一下降下来是不太可能的,要慢慢平缓下来。

曹和平:制度的门槛太难了,过去看十个亿通过证券投资,有量化就有收益,就敢放到股权里面,政府不愿意还债,你敢吗?政府不愿意你还敢到企业吗?这是从银行向下看的后果,如果我是巴菲特,我就在那边,你说我敢不敢,我肯定敢。你在这边看你会害怕,制度资本是非常难过的,就像黄河和长江一样。

新浪财经:资管新规出来之后,一帮人高兴坏了,一帮人很难受,接下来两到三年要做很艰难的转型,也就是说能不能这么理解,艰难的转型是他之前犯错了,他钻了漏洞,他还觉得自己过的很好。

曹和平:没错,可以这么说。原来走的那块路,从路径依赖角度,这块就要碰到难处,你走东山那条线,那条线有沟,只不过你不知道,西山那条线人家是平川,但是你来不及了,你必须在那创造、搭桥,或者老老实实爬过去,你才达到目的。

新浪财经:我之前关于一级、二级广义的概念,之前没有理解到位,今天您讲了我觉得很多人通过您讲的,会有一个理解,我们原来是这样的概念性的需要做一个转变,要不然还在原来的地方。

曹和平:再举个例子,比如说内蒙古勘探公司或者山西勘探公司,这一平方公里下面有一亿吨煤,勘探以后,一吨煤的成本是五块钱,交到财政去,自然而然根据矿业法,就把一平方公里的矿权的开采权授给我。但是拿到这个的时候,是你挖吗?碳矿公司哪能挖得起,怎么办?他知道在外面堆煤的码头上252块钱的一吨煤,财政账户上付我十块钱,我自己探矿花了五块钱,财政给我五块钱,我才十块钱,我还有242块钱的升值空间。你知道我怎么做的?我没法做,你是浙商,你跑到我们山西来拿矿了,这不就是2012年和2014年两个省长干掉的后果吗。山西拿矿,到了山西,十块钱,用15块钱一吨从探矿公司买走了,成本十块钱,每吨煤的勘探赚了五块钱,做煤的人怎么那么富?看到一个奔驰一千万块钱,姑娘和车都跟我走,因为把一亿吨煤卖了15亿块钱,他手上27或者28个人有5亿块钱,他买不起一个奔驰车。但是人家买过去,立马把矿权进入浙江或者沿海地区,进入我的企业的资产负债表里面去。资产一吨是252块钱,一亿吨可开采的就是一半,252亿里立马就有178亿的可开采资产,我给你1/5的折价,进入我的资产负债表,银行系金融机构就有人来换这个钱,这叫什么市场,这叫矿业资源的一级市场。你有这个概念以后处处都能看见一级市场,没有这个概念处处看不见。

2012年后我国经济的新常态发展如何?什么是真正好的经济

新浪财经:看东西的角度是不一样的。

曹和平:这就是经济学的力量。我讲的这个就是我们国家2012年以后的新常态,2012年以前,增长速度是10%左右,2012年以后一年掉一个百分点,掉了四年,掉到了7.9%,又掉了1%,掉到6.9%,前年掉到0.2%,到6.7%了,去年是6.8%。经济是这样的,当时倒L型,不能再下了。如果是6.5%的增长速度,今年恰好是目标,通货膨胀率是2%,实际增长率是4.5%, 4.5%恰好就是银行一年期的储蓄利息多一点点,你还敢掉吗?不敢掉了。

第二个就是产能过剩了,企业里面库存增多,库存一多流动性贷款就多,那里面堆了一堆的家具,你还敢再生产吗?你不敢,因为你的流动性是三千万,木材堆了五千万,里面有三千万成本加上两千万的毛利润。所以库存一增加,厂商就不活跃,经济的PMI指数跌到50%以下,这是一个麻烦。库存多了,我们生产了全世界76%的家具,中国人用得了吗?用不了。库存增加了,76%的家具,有多少家具厂,我们肯定是多的,那是不是家具厂得去产能,政府帮你去库存,你把产能去掉,库存的票据资产和产业企业的股权资产是不是要缩水,缩水的时候这些股权资产和票据资产全在银行系金融机构,一小部分在非银行系金融机构,谁兑付?投入时一千块钱,怎么现在变成三百了,谁给?这就是去杠杆。

整个经济在这里循环只有三种做法。第一种做法就是把银行系金融机构的股权卖了,第二个方法就是把学校和事业性单位的股权出让了。第三个把矿业资源股权出卖,有些人就骂了,就是出卖国有资产。但是我告诉你,你要是在传统经济里面,就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在玻璃上碰几次就知道窗户在哪。但是还有一扇窗户在屋顶上,苍蝇没看见,那就是新经济,创新经济和高新技术就是我上午讲的光纤互联网加移动互联网。现在有13个亿的账户,它能服务13个亿的账户,厉害吗?想起来真厉害,我告诉你十年前小毛孩要上班,在北京吃饭累死你,必须昨天晚上在家里做盒米饭,中午一热吃了,现在谁干这个事,每一个年轻人得到的福利是哪来的,是因为美团类的互联网服务业的金融机构,给你提供了服务,今天一叫菜就来了,省了昨天晚上的半个小时。省了半个小时,要么可以去玩,要么可以休息,要么今天上班提前半个小时,这就是效率提高,服务业的提高就是劳动效率的提高。你说这是互联网虚拟经济?不是虚拟经济,是实实在在的新经济,而且让传统经济的效率提高了。

你说我曹和平的实体资产是什么,就是骨骼和肌肉,要做实体就是让我实体做大做强,长到三百公斤。可是在消化系统和心脏不增加,网络性的神经传输系统和运动系统不增加质量的前提下,把我变成600斤重,你说我的运动功能更强大了,工作能力更灵巧了,还是笨了?笨了,不能把互联网经济叫做虚拟经济,虚拟经济是个非常错误的概念,你看经济学里面就没这个词,你翻经济学教科书有吗?virtual这个词是从自然科学和工程里模拟出来的。

所以说真正好的经济,真正有运动功能的人,他是肌肉、骨骼和八大人体系统达到最优配合程度的状态。所以基于过去40年通信基础设施进步配套于公路、铁路、高速、高铁、钢铁、桥梁,通信基础设施里面实在性就和铁公鸡的实在性是一模一样的。结果人家移动、电信、联通,阿里入了铁塔公司的股份,带动6.6亿的账户,你说他把经济放大没放大?放大了。所以我今天上午讲的这块新经济,基于数字通信基础设施而带来的服务经济,创意经济和传统国民经济体系的升级,不仅仅是AI、VR、AR,值钱的是网络性公司,IBM牛还是微软牛,明显IBM把微软打跨了,谷歌把facebook和微软打垮了。原来基于20世纪到现在40年——70年代、80年代、90年代、10年代,这40年的技术超级进步,使得人类在今天成立平台型企业。动员网资源的企业,这是一级资本市场了。它形成的服务如果谁能把它成功的翻到二级市场上去,那带来的资本服务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所以人们现在欢呼区块链,就是光纤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微信互联网三网合一以后,区块链在人体之外,在40亿个机器终端里面,以智慧的方式去弥漫性的扩散。人类第一次在地球上出现了挑战,这其实是全体智慧物理性的智能,人类的经济可能是八倍、十倍的翻,这个资本市场是不得了的。

区块链究竟是什么东西?它能干什么?未来方向在哪?

新浪财经:我能理解您刚刚说区块链,区块链不光是某一个领域,是各行各业提高效率的很好的工具,我自己觉得对区块链,大家各有各的角度,普通的网友也会这样想,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曹和平:区块链绝对不是去中心化,不是经济学语言。区块链是点点中心化,你住到中国,住到北京是政治中心,但是在区块链里面,北京、上海和武汉是一模一样。第二,区块链能干什么?比特币是第一次告诉了我们,区块链技术是可以替代货币的,替代M0的。顶层设计做了货币,现在世界上GDP小一百万亿美元,我发行两千二百万个比特币,如果世界范围内交易30%,就跟美元在世界范围内,贸易是30%,30万亿的贸易额全世界按照1:10的速度需要三万亿美元,它才两千万。两千万乘50是一个亿。换句话说,相对于美元在世界流通范围里面,比特币是两千万个,相当于三万亿人民币,现在才两万美元,比特币还有十倍的升值,为什么现在掉到七千了,因为你发行M0,是动了全世界每个国家中央银行的奶酪,不限制才怪。

新浪财经:国内不能买这些东西。

曹和平:美国也不能买。不能发行M0,也不能发行M1,做M1,银行唾沫星子就把你淹了,你最大的好处是做M2,因为商业银行做不了M2。成天去杠杆,这就是现在做比特币人的定位措施。第二,你做M1和M2之间的互换机制,也OK的。区块链来解决商业银行不能解决的问题,是成本的万分之一,区块链如果参加了物流园区,参加了高校的管理,参加了医院和酒店类的管理,它可能会出现了不起的故事。如果区块链技术出来,AI机器人和汽车出来,未来五到十年,城市里三星级以下的酒店就没了,因为有比它更好的东西,所以区块链是一个战略性的技术。

新浪财经:您在这方面是不是已经有很深入的研究?

曹和平:全世界都在研究区块链,北京大学有四个学院,数学学院搞加密资产,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的曹教授做区块链的资源一二级市场动员,创意学院院长做区块链的底层、二层和应用层的服务。北京大学数字研究院做所有的体系。换句话说,全世界能把区块链基础层、应用层、互联网层、加密资产、经济运营和产业拓展,北京大学团队是全世界最好的,这当然有自己王婆卖瓜,别人可以看看。

新浪财经:这几个最顶尖的院长,大家一起来通力合作这个课题的研究。

曹和平:对,所以这是区块链应该说是比AI加VI加VR,整个加起来还要厉害的战略技术。

新浪财经:您研究的方向大概到什么阶段了?

曹和平:区块链现在在调整,一定有一批聪明的人知道,跟人家央行抢M0,跟商业银行抢M1,你自己就等于飞蛾扑火。自己在物流园区里,医疗票据里或者在顶层账户经济系统设计里,企业的ERP升级里面,你做这些东西,银行高兴死了,央行高兴死了,整个经济变成智慧数字经济。

新浪财经:您认为这块想有所发展的公司、机构,他们应该往这个方面去调整。

曹和平:现在因为区块链是跨学科、跨知识、超前沿和超传统的,谁能把这么大的东西做完,太难了,就跟写小说一样。红楼梦曹雪芹做的诗,包括林黛玉做的诗,都勘比真正诗人做的诗。开的药方,现在老中医一看真厉害,你看菜谱,你看一日活动,区块链就是这种东西。是包罗万象,全覆盖、跨阶段和跨学科的东西,但是确实厉害。挑战人类的智慧和大学的学科设计,挑战中科院里的院所机构,但是确实厉害。

新浪财经:大家不能过多的批评,必须要去研究它。

曹和平:对,这地球是太奇怪了,为什么是圆球?6700公里的半径,你那么重,在太空中把你托着你就能转,有白天黑夜,长出来的草动物吃了,人把草拿过来做菜,人把草拿出来做房子、做家具,人把其他动物给吃了,怎么这么运行的像单一系统一样。因为地球就是区块链,只不过是圆的而已。换句话说,区块链在人类今天的技术基础上,可以是整个地球一百万亿美元经济的数字双生体。

新浪财经:所以区块链是很新的话题,因为很新,大家众说纷纭,您有推荐的书籍吗?

曹和平:没有,因为我们刚刚给国务院研究室写了一个区块链与数字经济的稿件,反馈非常好,让我们尽快定稿送上去。换句话说,真正的智慧,把区块链作为整体来看,还没有,但是把区块链作为某一个模块性的技术有。

这是常态,早期就跟盲人摸象,总有一天有一个人,不知道大象的情况下,把牙放前面,尾巴放后面,把画像整体画出来,这个时间已经快到了。

下一个学期北大创新学院就开三个学分的本科和两个学分的研究生的区块链的全方位的课程教学。一个学期里起码培养一两百个人。

新浪财经:我们很期待这本书,作为入门学习。谢谢曹老师,谢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新监管时代下私募基金与资管高峰论坛暨全国私募行业法律健康指数发布会”中专家接受新浪财经专访实录整理。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在微信后台联系小编。绿法(国际)联盟秘书处将继续推出其他专家独家专访内容,敬请期待。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论坛直播回放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