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连续19个涨停板,市值曾破千亿!这家企业居然掌握了千万国人的健康

新财富2019-06-29 23:09:21



2017年7月14日,华大基因以“基因测序第一股”的身份登陆创业板。在此之前,它已是世界基因界知名企业,是全球最大的基因组学研发机构,在科研及基因检测服务方面稳居行业龙头。


如今上市将满1年,这个基因巨头如何看待这1年的角色的转变?华大基因的护城河在哪里?未来的方向和布局是什么?


日前,证券时报“中国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采访团走进华大基因。证券时报社社长兼总编辑何伟,与华大基因CEO尹烨展开了一场关于基因行业、企业自身发展的对话。


来源:e公司官微(ID:lianhuacaijing)



右:证券时报社长兼总编辑何伟

左:华大基因CEO尹烨




01

华大基因的护城河在哪里?


作者:刘凡


部分问题列表:

1、华大基因现在名声很响,它不仅是深圳的一张名片,甚至是基因的一个代名词了。我们一说基因首先想到华大基因。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这么大的成就,我们华大的同志们是怎么看待和评价的?

2、世人最大的愿望,想长寿,多活几年,而我们现在华大基因做的主要工作是在这个领域,现在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3、所以我觉得华大基因给人类造福的前景是非常光明,也很让人期盼。去年华大基因上市了,股价一路飙升,这恐怕跟这个有着直接的关系。

4、这种情况当然是你们上市之前恐怕也没有想到的,可能想到会不错,可能没想到有这么好,你们自己是怎么看待这个变化的?

5、资本市场是逐利的,它跟我们做事的情怀并不是在一个轨道上。你是搞研究出身的,但是现在担任的工作是经营管理的工作,是企业的老总。这个转型过程中有什么感悟?

6、说到价值投资,大家关心,华大基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7、作为一个上市公司,大家更关心华大基因将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最终的愿景是什么?


解决出生缺陷、肿瘤、传染感染问题

何伟:华大基因现在名声很响,它不仅是深圳的一张名片,甚至是基因的一个代名词了。我们一说基因首先想到华大基因。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这么大的成就,我们华大的同志们是怎么看待和评价的?

尹烨:谢谢何社长今天一行。也很荣幸作为深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新产业的代表。为什么讲新产业呢?上个世纪是物理学的世纪,曼哈顿原子弹计划、阿波罗登月计划、后来的737互联网等等科学都是围绕着物理。这个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以生命科学为主。人类慢慢从原来的物质匮乏,到现在物质过剩,从以前的信息的不通畅,到现在的信息过剩。还有什么没被满足呢?就是生命的质量和长度。华大基因恰好在实现人类终极的追求,就是所说的“希望能够向天再借五百年。”每个人可能都希望能够让自己健康长寿的活着。其实这不是一个奢侈的追求,而是生物最本质的需求。我们特别想在这个过程中做出一些我们应有的贡献。

何伟:世人最大的愿望,想长寿,多活几年,而我们现在华大基因做的主要工作是在这个领域,现在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尹烨:我们还是回顾一下历史,因为我这个人喜欢往前去看。1949年,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只有39岁,当时都是非正常死亡居多,各种各样的遗传病、新生儿死亡、感染、瘟疫以及战乱等。今天,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已经超过了76岁了。什么东西让你的寿命变长?疫苗、抗生素,一个是把传染病基本上控制了,一个是把感染基本控制了。当然不是让大家要滥用抗生素,只不过你确实在恰当的时候,有抗生素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因为感染而导致的死亡。后来因为有无菌术、麻醉术,有现代的手术器械、输血,我们可以做复杂的手术了。人类有点越来越胖,吃得越来越好,大家都“三高”了。

何伟:现在我们都很苦恼。

尹烨:对。寿命的延长最主要还是一个医学的进步。再往后看,大家担心啥呢?第一个就是孩子有没有问题,我们管这个叫“与生俱来的基因”,所以我们关注出生缺陷。继而扩大到关注所有的母婴健康,这是我们主要的一个工作。让与生俱来的基因健康,这件事情就很了不起。成人怕啥呢?肿瘤。

何伟:确实最近特别多。

尹烨:因为华大本来做肿瘤(检测)的。中国的肿瘤防控局势严峻。按照国家癌症中心的统计报告,预估新发肿瘤一年肯定在400万到500万例,存量的肿瘤人群还得再乘个十。我们要面对几千万的带瘤生存的病人。而且出生是个与生俱来的基因,肿瘤是在免疫力失衡的情况下基因突变了,人的免疫系统也制止不了它了。还有一种是外来侵入,就是感染、传染。现在还有好多病治疗不精准。

华大现在最主要的是奔着这三个点切进去的:与生俱来的基因——出生缺陷,与时俱变的基因——肿瘤,外来侵入的基因——传染和感染。这三件事要是做好了,人类的平均预期寿命就可以突破80岁甚至奔着90岁去。

何伟:我估计这可能是保守的说法。

尹烨:是全球,日本现在已经83、84岁,香港都已经85、86岁了,美国79岁,中国76岁多,北上广三个地区现在都是在81、82岁。但是我们全球的平均寿命达到80岁,我们预计还需要20年,还需要一代。基本上疫苗、抗生素加现代的医学技术,已经能把人大概拉到70多岁了。再把这几个精准的(诊疗)加上,是可以实现的。

何伟:所以我觉得华大基因给人类造福的前景是非常光明,也很让人期盼。去年华大基因上市了,股价一路飙升,这恐怕跟这个有着直接的关系。

尹烨:是这样子。这个行业其实不光具有想象力。它就是可以一步一步做得到、看得见的,跟每个人又都很相关。人工智能中大部分人可能不太理解具体是什么,但生命科学天然就和老百姓会有一个很近的距离,关注度就高了。

华大基因上市初心是什么?

何伟:这种情况当然是你们上市之前恐怕也没有想到的,可能想到会不错,可能没想到有这么好,你们自己是怎么看待这个变化的?

尹烨:上市前,很多人当时猜华大基因股票到底能到多少。大部分人预测可能就是在300亿到500亿的区间。我们自己倒没有太关注市值和股价。今天看来,这个股价的表现在很多人眼里已经是非常坚挺。说明在全球从事基因测序的领域内,我们是当之无愧的全世界最好的。从检测量来看,华大基因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家基因检测机构。

但其实还是回归基本面,上市为啥?我们不是为了市值、简单地去为了一个股价去上市。

去年7月14日华大基因上市,在深交所敲钟,那张照片非常非常有意思。敲钟的六个人,没有一个是投资人、创始人、高管,包括我,都没有去敲钟。这个钟底下有六个人,两个华大唐氏综合征的员工,一个被华大帮助过的地中海贫血的病人,一个被华大帮助过的肿瘤的病人,还有一个是中国罕见病患者,个子不高,1米左右。所以那一天,整个深交所的钟是放到了最低。

为什么要用如此特殊的上市的仪式来记录这一刻?其实当时华大基因的创始人汪建,我们一般叫他汪老师,讲了一句话:我们敲响资本市场宝钟的同时,让更多的人了解了基因,大家一起去告别因为基因缺陷、基因突变引起的人类疾病的时代,给疾病敲个丧钟。也宣告生命经济来了,精准医疗来了,大家都能够用得起、用得上,和我们一起群防群控,远离因为基因导致的疾病,这是我们的一个初心。

汪建为什么提出5年不减持?因为我们上市是为了造福来的,就是把高大上的科技让每个人都用得起、用得上改善生活质量,把提高人均寿命这个主业做好,这是我们的初心。

何伟:说得非常好,市值不管怎么变化,不为所动,目标不会被他们绑架。

尹烨:(是的)不会。我们不说大话,希望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把解决这样的问题作为我最高的一个行动纲领。不是简单的就为了一个市值,为了一个股价去打打工的。要为这个社会、为我们的股东创造一个长期的价值。这个是我上市十个月,将近快一年,最大的一个体会。你自己在心里面要特别的坚定。要不然噪音、各种干扰还是非常非常多的。我们希望应该有更长时间,用一种战略的眼光去看待一个企业的价值实现,这个也是我们想给大家传递的一种价值观。

何伟:但是资本市场是逐利的,它跟我们做事的情怀并不是在一个轨道上。你是搞研究出身的,但是现在担任的工作是经营管理的工作,是企业的老总。这个转型过程中有什么感悟?

尹烨:科学技术上,往往就只有对和错。生意上似乎没有黑和白,更多的是一种谈判。它是一种博弈,其实大部分不是联合博弈,还是要为了促成,能共赢的一个点。我最大的一个感觉就是在于,其实您讲的资本本身逐利,但也有短期逐利和长期逐利,有一部分人关心可能几天的时间,有一部分人真能考虑到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事,所以我们也是有这种选择和区分的。

上市之前几轮股权投资,其实谈了上百家不同的投资机构,我也见到了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投资人,但最后认可的,10%。另外90%,大家不投脾气,那咱们就再走走看。但是这十几家,你会发现,你找到了知音,他也想做这样的事情,也是看好把一个产业做起来,通过产业去报国、造福,通过产业和企业一起去共同实现成长。顺便自己也实现一个合理的回报。这样的和企业拥有一样价值观的人,我也遇到了不少。

上市之后,我们的知名度提高了,不只行业内的人关注,其他的人也会关注我们;第二点,明白了怎么去平衡这种短期的逐利和长期的价值回报,这个过程中沟通很重要。在我来看,我们更愿意能够吸引一大批价值投资者,从心里面去认可我们。一定要把你自己想做的事情让所有人都能够理解,产生共鸣。

何伟:认同价值投资,不要搞投机。

尹烨:对,长期价值投资。中国这个市场,我相信,也可能慢慢的就会理性化。我们看到,现在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有核心竞争力的,想做一个长效布局的企业,机会是越来越多。这个环境也越来越好了。

华大基因2017年年报相关数据指标

华大基因的护城河在哪里?

何伟:说到价值投资,大家关心,华大基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尹烨:刚才我讲的是情怀。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方面,先说工具。所有医学的进步本质上是工具的进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谁掌握工具谁就赢。全世界现在就只有美国和中国的三家公司能造临床用的测序仪。(中国)怎么来的呢?也是买的,2013年全资收购美国当时的第三大测序公司CG公司。

何伟:这应该是个高科技公司。

尹烨:是的,当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私有化退市下来后我们投资的。这也是中国历史上生物技术最大一笔投资,一个多亿美金。其实那家美国公司愿意卖给华大,这已经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了。

何伟:如果放到现在,还能实现吗?

尹烨:我们可能很难判断。但是那一刻,其实也是有很多干扰的。美国方面也会从反垄断、国家安全去考虑的,也是把华大查了底儿掉。后来查完了,觉得我们很干净,而且发现华大历史做的都是好事。比如参加了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连比尔·盖茨也跳出来帮我们说话,说这是个为老百姓造福的事情,还是应该让其充分竞争。所以这家公司就批给华大了。而我们也争气,把它原来的大机器造小,把贵的机器卖便宜。现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60多个国家,开始使用华大的技术了,这天然就是核心竞争力。中国现在是不允许外资做基因诊断,这里面有个负面清单。

何伟:所以外资要做(基因诊断)的话就必须跟你合作。

尹烨:或者找别的中国企业合作。这个政策对中国的基因公司形成了一种保护。这是可以理解的。遗传资源本身也是一种关系国家安全的战略资源。不光中国有,各个国家现在都有类似的政策。我们把这些工具能自主可控了,也让老百姓都做得起,而不像以前,(基因检测)就只能是去最好的医院里面,最有钱的人才能做。

我就给您举一个例子,无创产前基因检测,就是一个孕妇怀孕了,想知道肚子里的孩子的染色体正不正常。要是不正常,她可能生出来一个孩子智力低下,就是唐娃娃。华大年年降价,从1700元到1400元,再到1200元,1200元到800元。去年深圳市差不多有将近70%的妈妈都免费享受这个检测了。这个发病率越来越高,但是真正造成损害的家庭降到了万分之一以上。

何伟:这是因为有了这个技术。

尹烨:而且这个技术大家都用得起了。另外,因为这个技术,我们获得了超过了三百万例的数据,又派生出新的数据。比如发现有些孕妇得了肿瘤,每五千个孕妇就有一个人是这个情况,我们就把这个报告给到医生了。这样,我们把“数据大”变成了“大数据”。所以这个逻辑是:工具解决了问题——我有工具,可以降价——降价就可以实现精准医疗的普惠——普惠带来了很大的数据量——能有更多的医学发现——同样的成本,我就能提供更准、更全面的检测服务。这就是我最深的护城河。

听起来好像是谁买一台测序仪都能干,但其实不是这样。这个道理就相当于谁买一个乒乓球拍,难道都能打世界冠军吗?其实这是一个综合能力的体现。

“预测预防肿瘤是华大未来最想做的事情”

何伟:作为一个上市公司,大家更关心华大基因将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最终的愿景是什么?

尹烨:上市公司核心的业务是医学,医学的使命其实就是保证人类的健康长寿。但好多病,像遗传病根本就治不了,防就特别容易。我们不能让人类远离肿瘤,这是肯定的,但是我可以让你不要那么早的就因为肿瘤而走。华大其实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能够通过这些手段让大家早一点有这样的防病、防患于未然的意识。我们看得见再生医学的未来,基因治疗、免疫治疗的未来,它还需要一个可能五到十年的时间来普及,但是“防”在今天就做得到。

何伟:就是通过我们的技术可以预防、预测肿瘤。

尹烨:预测、预防,精准地诊断 、精准地干预、精准地监测,让大家能够带瘤生存。

我们有些肺癌患者,4、5年来一直在我们这儿监测。只要他一有基因突变了,医生就可以依据这个突变为病人换一种药,他又可以继续往下去走。这虽然是一些个例,但我们已经明白了,这就是未来我们跟肿瘤相处的一个方式。我们早一点知道,早一点预防,(让医生)精准地诊断、精准地治疗、精准地干预,这不就是精准医学的本质吗?


02

采访札记丨“另类”华大基因:左手商业右手公益


作者:胡学文


走访“基因行业第一股”华大基因,采访公司CEO尹烨。与笔者接触过的大多数上市公司和公司高管有点说不出的“另类”:公司上下穿着随意放松,一家基因科技公司门口摆放着运动鞋服和轻食饮料售卖,好好的电梯放着不开鼓励走楼梯......受访的尹烨一身速干运动服打扮,交流起来语速极快,据传练过相声贯口。

这种有点“另类”的感觉一直伴随着整个受访过程,直到尹烨在回答关于企业上市最大的感受时说到:上市一年来学会了实现短期利益与长期价值的平衡。这才给这份“另类”找到了一个自认为贴切的注脚:左右互搏。

左右互搏术:金庸武侠小说中周伯通的一门武学绝技,在于一心二用,左右手同时使用不同的招数,其威力无比。上市一年的华大基因,至少给笔者的就是这种感觉,一手商业资本一手社会公益,都做得风生水起。

2017年,头顶“基因行业第一股”的华大基因登陆创业板,随后股价一骑绝尘,上市后连续收出19个涨停板,股价历史最高达到261.99元/股,市值最高时已突破了千亿元。目前,华大基因的市值不足600亿,但依然维持了130多倍的市盈率,在申万医疗器械行业中市盈率排名第三位。

对于市场的追捧,华大基因显然不认为是市值管理的功劳:在没有上市之前,尹烨等管理层就明确表态过“华大不做市值管理”。这种与生俱来与资本刻意保持一定距离的基因,让华大基因也因此被外界打上了情怀企业的标签。

华大基因倒也不避讳情怀标签,甚至有点标榜。相比于在商业和资本领域的务实,在外人通常看来,华大基因在社会公益方面甚至显得有点有意而为之的“高调”——2017年华大基因上市,按一般的理解,这个大事件显然排得上当年的一号工程,而在华大基因的时间轴,登陆资本市场的消息只是放在了中间的位置,排名第一位的是在藏区开展包虫病筛查防治工作、与多家医院开展合作防控传、感染疾病,推出第一款探索互联网模式的基因检测产品——-SeqHPV分型基因检测;上市敲钟也玩了一把不一样,公司高管、投资人一个都没上台,董事长汪建更是当场表态“5年内不减持,遗传病不减少不减持”;谈及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华大基因未来的愿景,上市公司CEO尹烨的表态更符合一个科研工作者身份——“预测预防肿瘤是华大未来最想做的事情”,简单而纯粹。

事实上,华大基因成立以来,一直热心公益,服务大民生。从捐赠30万套非典检测试剂盒,到抗击埃博拉病毒,从汶川地震到印度洋海啸,都能看到华大基因的身影。华大基因凭借自己的基因检测技术和热忱之心,践行“基因科技,造福人类”的誓言,甚至华大基因的员工们不花公司一分钱,自己捐款,先后成立了三支公益基金——华基金、光基金、狂犬病公益基金,覆盖不同领域。

年轻的华大基因就这样做到了左手商业、右手公益的平衡发展。或许,作为一个新兴且带着点神秘色彩的行业领头者,企业通过积极参与社会事件,尽可能普及人们对行业的价值认知,企业自身的价值实现反而更加水到渠成。翻译过来,也就是说行业蛋糕做大了,企业自身分得的蛋糕也就大了。正如尹烨曾说:最好的商业一定是最大的公益。这话的风格“很尹烨”,也“很华大”!而我想说,这把互搏玩得溜!


- END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本公众号转载此图文仅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立刻予以删除。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