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地方金融办升级“金融监管局” 承担“类金融机构”监管主责

机构江湖2019-11-07 13:36:40

来源:财新网

作者:吴红毓然


地方金融办升级为地方金融监管局,由事业编调整为公务员编,受限于人员数量及专业经验均有限制,落实地方监管主体责任任重道远。


“以前主要是促发展,现在是促发展与防风险并重。” 此轮地方金融办纷纷加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的牌子,一位沿海省份金融局局长如此评价这一事件的意义。


近期,金融活动非常活跃的深圳市,其金融办正式加挂了地方金融监管局的牌子;江苏省下发文件,明确当地金融办也将加挂这类牌子,并将其从省政府直属事业单位(事业编)调整为省政府直属机构(公务员编)。


不过,多位相关人士仍指出,虽然编制升级,但由于地方监管人员数量少,专业经验不足、水平有限,难以实现地方监管目标。比如前述金融局局长指出,辖内共有数十万家的类金融机构,靠大数据只能看到表面问题,真正履行监管权需要现场检查,但目前的地方金融办几乎做不到。


“存量的金融办都是以服务为主,监管水平难以跟上,现在对专业性的要求更高。”另一位监管人士也说道。


地方金融办纷纷“升级”,是为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要求。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会上讲话指出,“地方政府要在坚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权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统一规则,强化属地风险处置责任。”


据财新记者了解,这次金融工作会议明确,坚持中央对金融业统一管理,赋予地方一定金融监管职责,形成“中央为主、地方补充,规制统一、权责明晰、运转协调、安全高效”的金融监管和风险防范处置体制。


这意味着中央与地方监管职责进一步明晰,“中央出规则,地方有事权”。地方政府将承担小贷、交易所、地方资产管理(AMC)、商业保理、非融资性担保、融资租赁、典当等类金融机构的监管职责,但是否会有相应的监管权上位法,还待探索。


也就是说,地方金融管理部门承担不吸收公众资金、限定业务范围、风险外溢性较小的金融活动的监管职责,由“一行三会”制定统一的监管规则并指导实施,地方可以在监管职责范围内制定具体实施细则和操作办法。


比如小贷、融资租赁、典当等六类有贷款业务性质的机构,均由银监会统一出规则;交易所则由证监会出规则。这种安排在对P2P的监管中已经体现。


在统一规则后,这些类金融机构未来的准入门槛也将前置,即“先证后照”。也就是说,这类机构的注册登记仍在工商局,但需要当地金融办依据监管规定进行审理之后,工商局才能登记。


此前财新记者获悉,在2016年初开展的互联网专项整治期内,全国各省市也被要求暂停登记注册在名称、经营范围中含有“金融”相关字样的企业。前述监管人士此次强调,今后地方将不会再批设含“投资”等金融字样的非持牌类金融机构了。凡是金融业务都需持牌经营,也是会议所定调的内容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虽此前也有部分省市如四川,其金融办已经改为金融工作局,但这并不是金融监管局。多位地方监管人士对财新记者指出,近期全国各省级均将金融工作办、金融工作局、金融服务局等机构的名称,统一为“金融监管局”。


有江苏省监管高层对财新记者指出,从地方金融办(事业编制)升级为地方金融监管局(公务员编制),编制上有所改变,但由于国家承诺“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因此拟从地方现有负责部门“连人带业务”都挖到金融监管局来。比如商务部负责的融资租赁、典当、部分担保公司等,就全部移至新部门即可。


央地监管权责属于深化金融改革领域的重头戏之一。事实上,在第一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1997年)期间,治理整顿金融秩序就是按照“谁的孩子谁抱走”的原则进行了风险处置。


2014年8月,国务院出台《关于界定中央和地方金融监管职责和风险处置责任的意见》。该文件确定了地方政府要承担对部分金融活动的监管职责,要加强对民间借贷、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的引导和规范,防范和打击金融欺诈,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行为。


但是多位地方监管人士均指出,对于地方金融监管权的上位法缺位、地方保护主义盛行等,地方政府在监管放贷机构和处置非法集资案件时积极性不高。这也成为近年来非法集资愈演愈烈的原因之一。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