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券业研究 你知道哪家券商的韭菜最多、最嫩么?

Kevin投资茶馆2019-04-27 04:19:05


昨晚吃完饭,躺在沙发上正愁不知道下半周的文章该写些什么,突然有个朋友在微信上问我换手率应该怎么计算,他原意是想看看市场当下的投资者热度水平。不过经他这么一提,我倒是觉得,相较于市场整体的换手率,看看各家券商的换手率可能更有意思,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换手率指标本身是一个反应客户整体交易活跃度非常好的指标,谁家的换手率越高,就意味着谁家的客户越活跃,那么在经纪业务上对于券商的价值就越大。由于新增客户的交易活跃程度普遍高于存量,个人客户的交易活跃程度普遍高于机构,因此,某种程度上来说,谁家的换手率越高,那就意味着谁家在过去一年中抓到了越多、越嫩的韭菜。


由于Kevin自己积累的Access数据库内只记录了2014年12月至今的数据,为了方便起见,这次就只看了14年12月至16年3月的数据。


数据来源方面,券商股基交易数据来自于沪深两市的交易所,托管A股资产数据则来自于每月的中登月报。随后,只需要将各自对应的每月的股基交易量与托管A股资产相除,就能得到近似的月度换手率数据了(严格来说,应该将券商的A股交易量除以托管A股资产,不过因为B股、基金的交易量整体不大,且要剔除这部分的交易量又比较麻烦,所以就没做这个处理)




1、整体换手率:与成交量走势基本一致


先简单说一下市场整体的换手率水平,整体以15年6月为分界线,15年6月以前,市场的换手率不断升高;15年6月之后,换手率逐级而下,3月市场平均的月度换手率在0.64倍左右。我看了下,同期的市场成交量的走势,两者基本一致。




如果用换手率来预测2016年的券商经纪业务收入,16年1-3月的月均换手率为0.55x,年化6.59倍,而15年1-12月的月均换手率为0.89x,年化10.65倍。那么,相较15年,16年经纪业务收入的合理降幅可能在40%-50%左右。




2、月均换手率排行榜:国金证券——韭菜集中营


由于中登每月的托管A股资产只公布前50名,加上最后几名的名单总有些更迭和变化,因此,真正有连续的托管A股资产数据的券商数据只有42家。所以,真正能够进行换手率排名的券商也只有42家,比如很多人关心的被东方财富控股的同信证券,其究竟表现如何,至少目前我们还无法知道。


另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我其实计算了从2014年12月到2016年3月完整的换手率数据,但为了方便大家比较,下面看到的排名我全部取了平均值。


废话就说到这里,直接上榜单。





从结果来看,国金证券以3.16倍的月均换手排名行业第一,换手率比排名第二的中原证券整整高了40%,名副其实的韭菜集中营


而中金公司以0.22倍的月均换手垫底,基本符合常识,毕竟中金公司的客户以机构客户为主,换手率不可能太高。同样,中银国际、中信证券这些老牌的机构型券商,其换手率的排名也十分靠后。


在行业交易量前10的券商中,华泰证券的排名最为靠前,以1.37倍的月均换手位列行业13位,无愧为以零售业务为核心的老牌券商。




3、涨跌幅排名前5的券商:互联网的胜利


除了静态的排名比较,换手率排名变化的更迭也十分有意思。


方法上,我用Percentrank函数将券商各月的换手率排名变成相对排名,然后再分别计算14年12月至16月3月相对排名的变化情况,为了避免取样代表性不强的问题,我各取了3个月的数据进行平均化处理。



最终,增幅前5的分别是华宝证券、长城证券、平安证券、西南证券和湘财证券。而降幅前5的分别为宏源证券、海通证券、招商证券、光大证券和中信建投。


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增幅较快的都是在过去1年中在互联网领域发力较大的券商,而降幅较快的则普遍以传统的大型综合性券商为主。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没看到国金证券,我特意看了一下,这哥们的换手率自2014年12月至今基本常年处于行业第一,第二都很少,因此如果按照增幅的变化来排名,他就排不进来了。


尝试分析一下原因——


换手率为什么会上升?理论上有3种可能:一是新用户增多,二是散户增多,三是存量客户的交易热情被激发。不过,就我个人的判断,第三种可能性并不大,应该主要还是受前两种因素更大,我相信,华宝、长城、平安、西南及湘财这5家券商,在过去16个月中,其新增开户的市场份额一定远远超过其本身的股基交易市场份额的。


换手率为什么会下降?同样理论上也有3种可能:一是新客户发展不利,二是机构客户增多,三是存量客户的交易热度流失。


因为第二种稍有些复杂,所以先讲。随着PB业务的崛起,不少券商在过去的2年中开始集中为以私募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提供存管服务。而存管服务又会增大券商的托管A股资产,进而变向拉低公司整体的换手率水平。比如这两年以PB业务闻名的招商证券,可能其换手率下滑的原因在这里。


但如果降幅居前的券商,其本身的托管业务规模增速并未显著地超过行业,那就应该警惕了。因为,无论是一还是三,其本质上都说明券商提供的服务或者承诺都不再足以吸引客户或新开账户,或继续在原来的券商交易,转而将资金移至定价更透明、更便宜的互联网券商处。




4、结语


尽管从实际行业换手率的排名及其变化,无不反映出互联网在过去一年中对于行业格局的影响力,事实证明,谁越早拥抱互联网,越早打出价格战的招牌,谁就越在竞争过程中占据了主动。但作为一名行业的观察者,我并不希望把互联网简单地等同于低佣开户。


时代在变,环境在变,竞争的策略与重点也应该不断地改变。如果不能深刻理解互联网的精髓,只做跟随者在互联网时代必然是没有未来的。


在我看来,互联网对于证券真正的意义不在于价格,不在于开户,而在于从客户的视角出发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只不过去年正好赶上一轮牛市,加上行业之前一直在回避基础通道佣金的定价问题。所以,在这一背景下,低佣开户就成为了行业的破局点。


但开户并不是客户投资需求的全部,从生命周期的角度来看,开户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随着行业各方探索的进一步深入,我相信,行业新一轮的破局点一定会从开户移往理财、交易等投资者更为核心、更为细分的需求之上。低价策略的边际效用将越来越低,而能否真正为客户解决问题、创造价值将成为新的关键之战。


因此,我们发现华泰证券并购了AssetMark,发现国金证券入股了仙人掌股票,发现广发证券投资了盈米财富,发现平安投资了etoro,先行者们的布局早已开始。


千万不要再简单地认为万2.5+网上开户就是互联网证券了,好戏才刚刚开始,真正的剧变很可能还未发生。


【完】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