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盛希泰:我拯救了联合证券

腾讯财经2019-06-28 18:55:17

导语

我觉得我最大的成就,在联合就是我把公司保下来了,这个公司活下来了,一个直接成果,就是让员工享受了牛市的成果。



我的“霸王面”:狭路相逢勇者胜


我是从南开毕业之后,到深圳找工作,进入一个非常好的券商,后来合并的国泰君安的君安。


君安一开始势头就特别猛,喊了一个口号叫人均收入十万,二十年前十万块钱一年,太有魅力了,根本挤不进去。后来我走了一个非正常的路径。我就拿简历,我就敲那个(门),谁的官大敲谁,先敲总裁,敲半天没敲开,下面叫助理总经理,咣咣,敲了第二个敲开了,这个人非常有名,叫杨俊。我就跟他讲,我说你录用了我,肯定你会得一个非常厉害的大将。他后来就把我领到隔壁办公室,直接跟办公室主任说,这个学生后天可以来上班。就我是君安那一批人,唯一一个没有经过考试的。


我自豪:最早培养上市的两家公司都健在


我的第一个作品,叫金路集团现在是上市公司仍然有,也是四川省第一家。到目前为止没有完蛋,因为最早1993年上市的公司,基本上存活的没几家了。然后第二个项目,现在这个公司也有,所以我很骄傲。现在叫泰山石油这个公司。山东省第一股,所以山东就很重视。


我促成了君安跟山东的合作,就是合作重组,就是现在的齐鲁证券,当时叫山东证券,把我派过去做高管,我是这个公司的负责人。所以,我属于这个行业里面非常少帅的。我记得很清楚,是1994年3月27号到济南报到。太刻骨铭心了。


我不喜欢少年得志


我离开济南了,是一个很大的抉择。很多人不理解,就说你为什么离开呢你这么年轻,副厅级干部、经济学硕士,在济南几乎找不着了,为什么要离开呢?走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在济南天天被媒体追捧,就是觉得已经是太牛了。我很清醒的认识到,少年得志这不行。


我一开始到北京,筹建了公司。其实我是批着中国第一家资产管理公司那两年收益很好,但是找不到感觉。后来就离开,去了联合证券。


跳空低开 我要回补缺口


最憋屈的是那两年,因为我毕竟当过老板。后来到了联合证券之后,完全从零做起。已经不熟悉业务了,我要重新捡起来。当年我从君安到山东做老总,是“跳空高开”,并不是我多有本事,而是历史机遇。实际上那两年就完全是“跳空低开”。


我说必须主动回补这个缺口,我如果不主动补,有一天会被动补。


我说我五年必须是副总裁。其实我是没用五年,我两年做的副总裁,这个过程极其辛苦,对心理的磨练是极其巨大的。后来就犯了腰病,非常严重,我半年坐飞机需要躺在,那个飞机的地板上,我背着一个中药药罐,下飞机之后到酒店,首先第一步先把中药煎上。


我只能当一把手


然后(联合证券)要换班子,一帮老股东代表来征求意见,准备空降一些干部,我当时我就发飙,我说你们凭什么说联合证券没有人?他们就发现我档案,一看我的经历,七八年前就做过这么高的职位,然后我的业绩其实很突出,就是这样,我就糊里糊涂的做了副总裁。


干了两年,干得很不舒服,我这人只能当一把手。我就离开了,被请到广东证券公司。这个时候,联合证券基本上接近完蛋的边缘,亏光了已经。


后来(联合证券)董事会就到广州跟我谈,我说这样,我回去干可以,你要让我发挥,后来我是2004年的2月1日去报到的,又回到联合证券做总裁。


我说大家跟我三年,我们一定可以很牛。这段历史也是一个很大的,我觉得我最大的成就,在联合就是我把公司保下来了,这个公司活下来了,一个直接成果,就是让员工享受了牛市的成果。你知道2007年一年的奖金,超过前面十年。



本文系《抉择》原创,其它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腾讯财经《抉择》。


觉得不错,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并点赞鼓励↓↓↓

关注财经大事件、大人物、大趋势

中国用户量最大的互联网财经媒体!

腾讯财经 | 帮你发现聪明钱!

多档精品原创栏目:

棱镜 | 魔鬼经济学 | 抉择 | 财经观察

新朋友点击本文标题下方“腾讯财经”一键关注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