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罚金110亿!徐翔被判操纵证券市场罪,处有期徒刑五年半

法律读物2019-03-13 15:21:18

来源:聪明投资者、搜狐财经《潜望》、私募工厂。

1月23号,随着法槌敲下,震惊金融市场的“私募一哥”徐翔操纵证券市场案一审宣判了,这天,距离徐翔40岁生日,还有20天。而这天距离他被捕也过去一年,2015年11月1日,他在赶回宁波老家为祖母庆生的路上被公安部门逮捕。


据青岛中院公布的一审判决显示,徐翔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王巍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竺勇被判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同时,王巍辩护律师许兰亭向《潜望》确认徐翔被处110亿元罚金,王巍被罚10亿。

徐翔辩护律师钱列阳对《潜望》表示,他本人为徐翔辩护已尽力,罚金确实有点高,是否上诉要征求徐翔本人的意见,一周内会有结果。许兰亭对王巍的判决结果表示满意,称是否上诉还有待沟通。竺勇的辩护律师林杰表示,这段时间的辩护工作还是取得了较好的辩护效果,竺勇表示不上诉,服从判决。竺勇今天下午去看守所办完手续就可以回家过年。


2016年12月5日至6日,徐翔案一审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青岛中院今日通报判决显示:经审理查明,徐翔在2010年至2015年间实际控制近百人的证券账户,并指令这些账户买卖股票,在此期间,徐翔单独或与王巍、竺勇等被告共同与13家上市公司高管合谋,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从中获利。其中徐翔组织实施了全部13起证券交易操纵行为,王巍参与8起,竺勇参与5起。



在一审过程中,青岛中院确认了王巍、竺勇二人的自首情节,并认定了竺勇的从犯性质。据搜狐财经《潜望》了解,上述三名被告共获利80亿元左右,涉案金额不详。


在一审庭审中,徐翔等被告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表示认罪认罚。据《潜望》了解,一审过后,徐翔、王巍、竺勇等三名被告分别委托其辩护律师向法庭转达了《认罪悔过书》。涉案13家上市公司的高管被另案处理,目前均已取保候审。


作为国内第一宗信息型操纵证券市场刑事案件,这个案子受到了金融业界的极大关注。


细节深挖:徐翔没有自首情节


那么,为什么三人所判结果会相差那么大?一起来看下以下细节深挖。


在被控的三人当中,徐翔是首犯,无自首情节,涉案金额数量巨大,所以被罚的最重。王巍和竺勇被认定有自首情节,竺勇被确认了从犯的性质。


关于自首情节的认定,青岛中院表示:王巍、竺勇主动到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竺勇的辩护律师林杰向《潜望》解释到,案件侦查阶段公安机关对王、竺二人传唤取证时,两人交代了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实,因此辩护律师向公诉机关提出了自首的法律意见,得到他们的认可。


关于主犯和从犯的认定,林杰进一步解释称,竺勇只参与了五只股票的操作,同时,他认为竺勇的主要工作不起决定性的作用,比如决定上市公司的增发底价、减持底价、减持节点,推出哪些利好消息,什么时候推出等等。他只是起到联络、沟通的作用,是一个辅助、次要的作用,所以在法庭辩护时提出了这个法律意见,得到法庭的认可。


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9年至2015年,被告人徐翔成立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统称“泽熙公司”),由徐翔实际控制,发行多个产品(统称“泽熙产品”),进行证券投资。


徐翔在妻子应莹的配合下,以亲友、泽熙公司员工、员工亲友等人名义开设大量证券账户并控制、使用。徐翔以自有资金注入上述账户,指令应莹等人具体操作。


徐翔还与被告人竺勇等人约定,由上述人员自筹资金,以本人及其亲友名义开设证券账户,根据徐翔指令买卖股票,获利与徐翔按比例分成。


通过上述方式,徐翔实际控制近百人的证券账户。


另外,根据青岛市人民检察院的指控:2012年至2015年,被告人王魏成立极限资产管理公司、克州喜马拉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新疆金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使用上述公司账户进行证券市场投资。


期间,王魏还以亲友及公司员工名义开设并实际控制近20人的证券账户,进行股票买卖。


据悉,案发前,王巍与徐翔都住在上海陆家嘴滨江大道旁的高端小区汤臣一品,且为同一单元的上下楼。


财新网记者之前曾报道,王巍通过朋友介绍与徐翔相识,多名涉案上市公司高管,都是由王巍牵线搭桥。


报道还称:“怎么分成,佣金怎么算,这些基本都是王巍去谈,徐翔轻易不出面。王巍在主导协助高位减持,甚至有一些分成比例或佣金比例,王巍告诉徐翔的并不是实情,他自己还留了一手,可能还有些佣金分成根本就没给到徐翔。”


110亿,徐翔罚得起!


现在,我们要来关心另一个问题,就是徐翔到底有多少钱?能不能能够负担这一笔天价罚单?


截至此案开庭,共有五只与徐翔相关的股票被青岛市公安局执行轮候冻结,参考下表:


也就是说,这五只股票是目前我们能通过公开信息查到的徐翔资产,按照最新的股价,这部分股票价值大概在48亿左右。


此外根据估算,泽熙管理的资产则大约有200亿元,当然这些资产并非徐翔个人的,当中到底有多少可以算入徐翔资产也不好统计。


从以上数据来分析,徐翔尽管号称资产百亿,但要赔完这110亿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不过我们看到在判罚书中,徐翔已经表示服从判罚,所以尽管公开数据没法查出来的,但徐翔已经表态了:我认罚!


看来这钱,徐翔还是罚的起的!毕竟,私募一哥有在汤臣一品的豪宅,还有好多豪车:


如何定性“信息操纵”?


作为近年来最典型的操纵证券市场罪,很多金融从业者都对此案十分关心。如何去规范证券市场行为,该案的辩护思路以及量刑标准就非常具有借鉴意义。


林杰告诉《潜望》,公诉机关指控徐翔等人涉案的13只股票都为信息操控,罪名叫操纵证券市场罪。据此,被告人有没有操纵证券市场的故意,以及什么行为对股票构成了操纵,相关信息是人为操纵出来的,还是自然而然产生的,这些“罪与非罪”的问题,是律师的辩护焦点。


据林杰解释,按照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的立案规定,操纵证券市场罪成立有七个立案追诉标准,其中前五个标准都对涉案股票的持仓量和交易量占比有明确的规定,但是第六个标准关于信息操纵那项中并没有量的规定,为“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或者其他关联人单独或者合谋,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该公司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的”,主体涵盖比较广。林杰对《潜望》表示,公诉机关主要是利用这一条追诉标准来指控徐翔三人构成了操控证券市场罪。


何为信息操控?林杰表示,立案条件里没有明确的说明,但公诉机关认为徐翔等三人有信息操纵的故意,并且实施了信息操纵的行为。


第一,公诉机关认为徐翔等人有信息操控的故意。比如徐翔等人利用上市公司高管要减持的心态,双方就此有过沟通;


第二,公诉机关认为徐翔等人有信息获取的优势,他们对信息推出时间的节点、信息推出的节奏都有事先的商议,并且有编造信息的行为,实际上就是一种信息操控的行为;


第三,公诉机关认为徐翔等人在股票买卖过程中有故意拉高抛售等违法行为,相关部门也对此出具了鉴定报告。据此,公诉机关认定徐翔等人有犯罪故意,利用所谓的信息优势对涉案的13只股票进行信息操纵的行为。


所以,林杰等辩护方律师从两个方面对被告人进行辩护,一方面,他们根据立案条件统计了涉案时段的持仓量、交易量等数据,就所统计数据而言,辩护律师认为徐翔等人的行为并没有达到立案要件。“不过,这其实是检方打了左拳,我们回应了右拳。没有达到正面回击的效果。”


但是另一方面,从信息操纵的立案条件来看,辩护律师认为“高送转”、业绩利好及“重组收购”等相关利好信息多为自然而然发生的行为,“每一只股票的操作时间都很长,很多信息可能是徐翔等被告与上市公司控制人意想不到的,在企业发展过程中董事会决定发布一些利好信息也是正常的,并且很多利好信息事后证明都是真实的,不存在虚假,并不是徐翔与企业控制人可以事先谋划得出,这是另一个辩护要点。据了解,辩护律师对此证据的取证主要来自于被告人及上市公司高管等证人证言的互相印证。


之所以愿意出来面对媒体,林杰认为这个案子对规范证券市场具有一定的标杆性意义。他认为,市场上不乏类似打擦边球的行为。之前也有一些金融从业者从侧面联系辩护律师,希望可以到现场旁听,来听听哪些行为合法不合法,对他们自己也是一个教育学习的机会。“这个案子一旦被定性,对证券行业从业人员和公司都能起到警戒教育作用。这是这个案子能给我们的启示意义。”林杰表示。


五年操纵13只股票 徐翔团队获利近80亿元


徐翔家境普通,高中毕业携3万元进入股市,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其投资风格彪悍,被他选中的股票,大进大出,高起高落,至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徐翔和几个擅长短线的朋友被市场称为“宁波涨停板敢死队”,他更被媒体封为“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


2009年,徐翔在上海成立了泽熙投资,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泽熙私募一期的资金为20亿。2010年起,泽熙发行了多只泽熙系信托产品,总体收益率在行业同类产品中居前。接下来的几年,徐翔家族分别打造了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上海泽添资产管理中心、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新疆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系列资本运作平台。


青岛中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至2015年,徐翔、王巍、竺勇共同与十三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合谋,双方共同操纵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在股价高位时,徐翔等人将通过大宗交易接盘的公司高管减持的股票、提前建仓的股票或定向增发解禁股票抛售,从中获利。


《潜望》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徐翔涉案最早是操纵华丽家族股票。从2010年12月至2011年8月,徐翔、王巍等人在该股票中共计获利过亿元。


坊间传闻,徐翔案的突破口就在美特斯邦威服饰的操作中。据《潜望》掌握的信息,美邦服饰一股的操作也是徐翔团队涉案获利金额较大的股票之一,包括另一涉案获利金额较大的赛象科技,两只股票的操作时间都在2014年至2015年之间,徐翔团队从上述两只股票中分别获利10亿左右。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