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高工观察】德豪润达的冬天

高工LED2018-11-25 06:41:42

导读:1月4日,吴长江正式被批准逮捕。“吴王战”看似是以王冬雷的胜利而收场,但德豪润达的日子却并不好过。


1月4日,星期天,农历十一月十四,惠州,天气晴朗。
  
雷士照明(02222.HK,下称“雷士”)创始人原CEO吴长江因涉嫌挪用资金罪,于当日下午正式被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移送至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
  
此前媒体曾经报道吴长江早在2014年12月4日就已经被惠州市公安局以涉嫌挪用资金刑拘。
  
无法享受这份冬日里暖阳的不仅是身陷囹圄的吴长江,对“雷士风波”事件的另一方德豪润达(002005.SZ)来说,这个冬天不仅漫长,而且更加“寒冷”。不断爆出的雷士违规担保黑洞,可能带来的高达近1.5亿元连带资金损失,甚至可能会将刚刚有所好转的小家电及LED业务所带来的复苏苗头再次“冰封”。
  
德豪润达此前发布的《关于参股公司重大风险事项的提示性公告(二)》显示,截止目前,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因吴长江违规担保履行了5.4856亿元的连带担保责任,德豪润达作为其第一大股东,根据现有证据对该项违规担保事项按持股比例计算的最大损失金额约为1.4828亿元。
  
一笔笔被清理出的担保乱账,一份份履约率超低的大合同,还有可能收紧甚至是取消的LED补贴政策,对于深处LED转型历史时期的德豪润达来说,问题正不断变得复杂棘手。这几乎是个“天大的麻烦”,随着伤口的加速流血,这个冬天更冷……


  

风波起

  
在离开雷士照明三个月后,张君(化名)出现在了深圳一家相熟的照明企业老板的办公室,不过这次他的身份已经有了改变,不是来谈合作,也不是叙旧。准确的说是一名来面试的应聘人员,此前他曾是雷士照明业务部门的一个中层主管。


张君一边娴熟的回答着老板的各种关于照明产品、渠道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对他来说已经驾轻就熟;而另一边他也在小心翼翼的回避着老板关于雷士照明内部以及雷士与德豪润达风波内幕的好奇探寻。
  
虽然他努力表现出对这次面试的重视和对新老板的认可,但内心深处却隐隐作痛。
  
张君曾在雷士照明工作超过七年,从最普通的业务员做起,因为出色的销售业绩成为销售部下面负责一个省渠道分销业务的主管。在2010和2011年的高峰期,他负责的省份每年就贡献上亿元的销售额。
  
过去的一年,这种好时光不在了。随着LED照明在技术和产品上日趋成熟完善,各种LED照明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激烈的价格战把整个照明市场“杀”的红红一片。对于类似于雷士这样的渠道拥有者,其它照明企业的各种挖角拆台层出不穷。
  
吴长江和德豪润达王冬雷对于雷士照明控制权争夺的武斗风波则成为压垮雷士的“最后一根稻草”,这场风波也让很多和张君一样的老雷士人选择了离开。
  
“不谈其他,仅就对照明业务的熟悉程度和对渠道的把控,吴总可以说是国内照明届数一数二的。”张君坦言,虽然对其中的很多内幕并不甚了解,但是从德豪润达入主雷士以来,雷士的业务不但没有如预想的那样保持高速增长,反而有逐渐下滑之势。
  
“德豪润达那边的人对照明确实比较陌生,这块不是他们的特长。”
  
张君们能看到的是雷士2014年上半年销售收入依然达到了17.03亿元,净利润则下滑28.5%仅为5804万元。而看不见的则是经历了下半年的吴长江被罢免CEO,以及万州基地数月不能正常生产以及渠道无货可售的种种后,下半年,雷士的业绩可能会惨不忍睹。

  
有照明业内的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人士表示,这次风波,对双方不管是在品牌形象、还是在销售业绩,以及雷士渠道体系上都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这种影响不光会体现在雷士去年下半年的业绩报告上,甚至会延续到今年的上半年度。
  
“对德豪润达来说,不光面临着可能的资金损失,收拾烂摊子也要花不少时间,再导入芯片产品到雷士采供体系到磨合好,借雷士体系发力光源产品这些美好的设想都还需要时间。”上述人士认为,目前LED照明市场的形势看,留给德豪润达的时间不多了。


就如长江证券研究员高小强在针对德豪润达的一份研报中就用了“纷争告一段落,善后唯有等待”这样的标题。这也代表了资本市场对德豪润达后期的看法。


  

押注倒装

  
林耀辉(化名)不认识王冬雷,但他去年以来一直在使用德豪润达的LED芯片。不是因为德豪润达的芯片质量多好,性价比多高,而是因为可以有较长的账期。林耀辉是一家小封装厂的老板,封装月产能不过100KK左右。
  
和林耀辉一样喜欢使用德豪润达芯片的应该还有已经跑路的巨亮光电老板。
  
时间倒回2014年12月6日。当天傍晚,一些行业微信圈就开始传言江门国晶光电被上百家供应商追剿拖欠货款。随后,高工LED记者从知情人士得知,国晶光电母公司——广州巨亮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亮光电”)老板失联,上百名供应商围堵在厂房门口。
  
据事后不完全统计,巨亮光电及其下属子公司共拖欠供应商货款超过2亿元,成为2014年以来迄今为止LED企业跑路第一大案。
  
在这起跑路事件中,巨亮光电仅拖欠芯片供应商的货款估计就高达5000万元之高,其中包括德豪润达、湘能华磊等国内二线芯片企业都牵扯其中。
  
“德豪润达这样的二线芯片厂不管从质量还是价格方面其实并不占优,但是为了抢占市场,不让那么多设备闲置,只能放宽在客户选择、账期等方面的条件。”有芯片企业的销售负责人一语道破其中玄机。
  
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德豪润达公布的2014年三季报显示,截止2014年9月30日,德豪润达旗下芜湖德豪润达、扬州德豪润达共计已到货MOCVD设备92台,其中:59台已调试完成开始量产,13台设备用于研发;其余设备正处于安装调试过程中。
  
事实上,这92台设备至少在2014年2月前就已经全部到货,德豪润达2014年一季报就披露,截止2014年3月31日,芜湖德豪润达、扬州德豪润达共计已到货MOCVD设备92台,其中:52台已调试完成开始量产,6台设备用于研发;其余设备正处于安装调试过程中。
  
也就是说在4月到9月的半年时间里,德豪润达仅调试完成7台MOCVD,进展缓慢可见一斑。
  
“正常情况,MOCVD设备的调试时间一般为2到3个月,看设备机型而定。”德力光电营销总监叶国光告诉记者。渐趋向于饱和的情况下,拥有巨大待产产能的德豪润达,当务之急就是消化产能,提高产能利用率。
  
为了改变芯片销售的不利局面,德豪润达把宝压在了目前还几乎没有应用市场的倒装芯片上。
  
2014年12月9日,德豪润达公告称,蚌埠LED产业基地一期工程于近日正式投产。蚌埠LED产业基地主要生产LED倒装芯片,目前一期工程产能为月接1.5万片4-6英寸外延片,年产LED倒装芯片约15亿颗。全部项目建成达产后可达到月承接5万片4-6英寸外延片,年产LED倒装芯片约50亿颗。
  
LED倒装芯片技术起源较早,但由于技术不成熟、成本过高、封装良率低等因素,在中国大陆市场一直不被封装企业所接受,市场普及不起来。
  
“倒装芯片技术不够成熟,成本优势不大,适用范围还有待提升。”华灿光电副总裁边迪斐告诉《高工LED》记者,在普通照明领域,倒装芯片的优势并不大。但大功率器件的价格较高,应用倒装芯片的经济势能则比较突出。
  
“现阶段倒装芯片最大的难题是成本偏高或者说性价比不够,价格还是偏贵,并且倒装芯片还带动下游封装成本上升,这使得倒装封装的器件性价比不够突出。”国星光电副总经理、研发中心主任李程博士告诉《高工LED》记者。
  
而在封装端,倒装芯片需要新增共晶、回流等封装设备,工艺技术较之常规工艺难度大、成本高,倒装芯片在封装厂也得不到欢迎,无法推广开来。
  
德豪润达押宝倒装芯片,从目前的情况看,起码近几年内是不可能有什么收益。就连德豪润达董秘邓飞也坦承,芯片价格受市场供需变动影响,公司未来LED倒装芯片的销售情况还受公司的市场推广力度及客户的认可程度等相关因素的影响,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而且目前华灿、同方等芯片大厂在倒装芯片技术方面都已经做了储备,并已经有样品送封装厂验证。即使未来倒装芯片能打开市场,这些芯片巨头很快就能凭借在芯片市场积累的客户,后来居上。


  

“大”合同

  
离惠州200公里的珠海,雷士风波以来,王冬雷多次在珠海召开各种新闻发布会。
  
就在其中的一次媒体见面会上,面对到场的多家新闻媒体记者,王冬雷坦言,2013年全年,德豪润达卖给雷士的芯片只占雷士采购量的6%。
  
德豪润达2014年三季报披露,2014年前三季度,雷士照明的经销商体系为德豪润达实现销售收入2.1亿元。而按照德豪润达与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全国37家运营中心签署《2014年度区域运营中心经销协议》,2014年德豪润达与上述37家运营经销商意向销售总额约为人民币10亿元的LED照明产品。
  
合同履约率仅为21%。
  
不单单如此,德豪润达前几年签下的多个大合同都出现了履约率偏低的情况。
  
2012年1月18日,德豪润达与航美广告集团有限公司于签署了《采购与合作框架协议》,该协议总价2.1亿元人民币,履行期限为2012年至2014年三年。
  
然而截止2014年9月30日,该合同累计实现销售收入仅仅为5574.36万元,已收款2,929.30万元,期末应收账款3,592.70万元。合同履约率为26.5%,不足三成。
  
同样的还有德豪润达与日本双鸟公司的照明业务合同。
  
德豪润达与日本双鸟公司于2012年2月28日签署了《照明业务合作方案》,约定双方三年双方的交易金额计划达到四千五百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83亿元),协议的履行期限为2012至2014年三年。
  
同样截止2014年9月30日,该合同实现销售收入4640.35万元,已收款4600.22万元,期末应收账款40.11万元。协议的履约率更低至16.4%。
  
当年,王冬雷执意投身LED,目前看这场孤注一掷的赌局输多赢少。即使到了LED照明快速起量的今天,德豪润达的LED业务仍然无法摆脱“靠补贴吃饭”的尴尬局面,而控股雷士,意图打通上下游链条,借雷士消化芯片产能同时为其光源产品打通渠道通路的做法也因为昔日吴长江的不配合而一直无所进展。


虽然当下德豪润达已经将吴长江踢出局,但是雷士要想恢复往日的辉煌还待时日,而LED芯片行业补贴即将停止的消息无疑让德豪润达的冬天雪上加霜。
  
这个冬天,对德豪润达来说,很冷!


来源:《高工LED》杂志1月刊(总第61期) 文|本刊记者赵辉


高工LED官方微信公众号

高工LEDweixin-gg-led

LED好产品gg-goodled

LED照明渠道gg-led-lighting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