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竞价前爆雷,雷蒙德三天大跌72%,中介股你们颤抖了么?

读懂新三板2018-09-09 12:14:15

看似炒的火热的雷蒙德,在一瞬间,由一颗苍翠茂盛的大树变的枝丫枯干、蚁穴危垒。债务逾期,关联交易不当,业绩一度下滑,拖欠员工工资….成为如今贴在这家创新层公司身上的标签。而这一切,几乎都发生在了集合竞价实施的前一周。


过去一年中,在原始股销售的操盘下,雷蒙德变成一只名副其实的中介股。仅2017年上半年,就引入300多名投资者接盘,前两大股东也成功套现7000多万元。然而,集合竞价的三个交易日以来,雷蒙德大跌71.67%。


随着集合竞价的到来,大潮退去,“裸泳”的雷蒙德们也该现形了!


/ 01 /

三个月新增300名股东,套现7000多万


2017年3月3日,雷蒙德以3元/股的价格成交10万股。这是挂牌新三板一年多以来雷蒙德的第一次成交。此前,这家于2015年12月挂牌的新三板公司从未有过任何成交。


没人能想到,这竟是一个“骗局”的开始。


3月6日,也就是第二个交易日,雷蒙德股价上涨53.33%,成交量放大到首次交易的5倍,成交金额为150万。从这一天开始,雷蒙德这只协议股,就被彻底点燃了,走出了惊心动魄的走势。


2017年3月3日到2018年1月5日,雷蒙德的股价在3元-24元之间“上蹿下跳”,区间涨幅高达700%。更重要的是,期间雷蒙德共成交5710万股,区间换手率高达89.04%。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坐拥新三板超半数做市商的联讯证券,区间内的换手率也仅为109.3%。


当然,如此夸张的换手率,与其迅速增加的股东人数不无关系。2016年年报显示,雷蒙德的股东人数为23人。而截至2017年中报,公司股东人数就增加至355人。考虑到其3月3月才有第一笔成交,意味着在短短3个月内,股东人数就增加了332人。原始股销售的力量真强大!


读懂君注意到,这些股票绝大部分来自于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唐芳和实际控制人陈双聘。去年2月16日,雷蒙德共计625.38万股首发原始限售股解禁。 2017年上半年,唐芳的持股比例由15.2%变为6.46%,而控制人陈双聘也减持了2%左右,二人共减持1275万股。


而雷蒙德在二级市场的第一笔交易正是从第二大股东唐芳减持10万股开始的。3月3日,3元/股成交10万股,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关村营业部(以下简称“中关村营业部”)卖给了国泰君安证券上海九江路营业部。


3月6日,中关村营业部再次减持50.1万股。通过权益变动报告和交易公开信息,我们可以看到中关村营业部即唐芳的交易席位。两个交易日减持60.1万,成交均价3元/股。



成交明细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关村营业部共卖出1275.9万股,成交价为3元到28元不等,合计卖出额7719.93万元。


看到没,中关村营业部的卖出额与公司前两大股东的减持数量吻合度达99%。而且,中关村营业部是只卖不买


而卖出的1275.9万股分别被22个营业部席位接走,主要由3个营业部承接。其中,中信证券上海石化证券营业部买入225万股,国泰君安证券上海九江路营业部买入198.9万股,浙商证券上海长乐路证券营业部买入178.6万股。


以下为接手的22个营业部:


数据来源:Choice,读懂新三板研究中心

 

它们接手后,买方变卖方。去年上半年,国泰君安证券上海九江路营业部卖出193万股,浙商证券上海长乐路证券营业部卖出164.1万股,中信证券上海石化证券营业部卖出154.8万股。


读懂君统计了这三家营业部交易情况。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数据来源:Choice,读懂新三板研究中心


上半年,在没有出完货的情况下,在新三板阴跌不止的行情中,他们妥妥的赚了不少。


故事还没完。成交明细显示,2017年下半年,中关村营业部累计卖出764.3万股。成交价在3.89元到30元不等,合计卖出额6304.34万元。


巧合的是,上半年减持1045.7万股后,唐芳持有雷蒙德764.3万股。


去年11月8日,中关村营业部以6.5元/股的价格,卖给浙商证券上海长乐路证券营业部2.6万股,这是它的最后一笔交易。此后,雷蒙德的成交明细中再无中关村营业部。


/ 02 /

雷蒙德竞价前“爆雷”,原始股时代彻底终结


与大多数中介股相比,雷蒙德曾经也辉煌过。要知道,2015年的雷蒙德还是个潜在的IPO标的。


雷蒙德的主营业务是对工业阀门进行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营产品为球阀、旋塞阀等产品,公司的下游客户主要为石油石化、天然气、热力等中大型企业。2015年,雷蒙德的营业收入为2.08亿,净利润为3116万。


然而,随着行业环境的不景气,公司的订单大减。2016年,雷蒙德的营业收入为1.76亿,净利润也减少至1722万,同比下降44.74%。


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中介们宣传的热情。“新三板创新层龙头股,服务于一带一路战略”,“平均年收入超2亿元,净利3000万”,“已签IPO辅导协议,预计2018年中旬将登陆创业板”。这些都是原始股中介对于雷蒙德的描述。


 

雷蒙德也很配合。2017年7月31日,公司发布一则公告称,已经接受了渤海证券的上市辅导。2017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7556.06万元和1474.66万元,同比下降39.39%和30.7%。


如此配合,投资者的蜂拥而入也就不难想象了。


不过,要说骗人这桩生意也是有窗口期的。去年12月25日,股转公司宣布交易制度改革,将于今年1月15日施行集合竞价,意味着原始股的窗口期即将结束。


狡兔死,走狗烹。临近1月15日,雷蒙德先后发布股权冻结公告。随后主办券商光大证券发布风险提示,“雷蒙德存在治理不规范,及经营面临较大资金压力的情形”。



竞价首日,雷蒙德的股价下跌63.5%,收于2.19元/股,成交13.3万股。此后两个交易日,其股价再次下挫,分别下跌11.87%和11.92%。截至今日收盘,雷蒙德的股价为1.7元/股,意味着12元接盘的投资者,亏损幅度高达85.83%。


巴菲特有句名言说:只有当大潮退去的时候,你才能知道谁在“裸泳”。如今的雷蒙德,读懂君想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文 | 胡萌 武亚玲



免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或受访人提供的信息撰写,但读懂新三板及文章作者不保证该等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准确性。在任何情况下,本文(报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