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特别报道|黄冈蓄力10年,打通金融“任督二脉”

天下楚商2019-03-13 15:53:34

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取得显著成效,被视为黄冈金融建设的亮点


文 | 马柏杉 

图 | 本刊资料库


10年前,没有一家股份制银行;3年前,没有一家地方法人银行,没有一家新三板挂牌企业。

  10 年前,资金外流严重,银行存贷比长期在 35% 左右徘徊,低于全省、全国平均水平约 30 个百分点。

  这是之前黄冈的金融窘境,基础差,底子薄,金融血管不畅,供血不足,抽血、失血严重,贷存比在全省各市州一直处于最低水平。

  为了突破困境,自 2006 年开始,黄冈便在金融改革上先行先试,此后的十年间,金融一直被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牛鼻子”来抓。尤其 2014 年 3 月“大别山金融工程”启动以来,推动了黄冈金融快速发展。

  时下,黄冈已经形成以银行、证券、保险机构为主体的多元竞争金融体系,其中,银行业机构数和网点数在全省市州仅次于武汉、宜昌,位居第三;在多层次资本市场则更是动作频频,新三板、四板挂牌数量位列全省第三。

  此外,在金融产品的创新和金融生态的环境的建设上,黄冈亦打通了脉络。

  “大别山金融工程”的主要策划者叶永刚教授曾说:“黄冈模式证明了县域金融工程实施,完全可以有效配置金融资源,引导资金流向县域和实体经济,做大做强产业,缓解融资难、融资贵。”

  湖北省副省长曹广晶对黄冈以金融工程为抓手激活县域经济的评语是:“它是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探索,这项改革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效,将在湖北全省各市州推广。”


“大别山金融工程”这三年


  2014 年 3 月,黄冈正式启动“大别山金融工程”。

  工程的初衷是以工程化的思维和手段,对金融工具和手段进行改革创新,有效配置资源,盘活黄冈的金融供给,从而促进产业发展,提升经济发展的水平。

  这是一个“一把手工程”,黄冈下辖的县市区的“一把手”都要亲自抓金融。

  此外,市里在 2016 年专门成立了金融工作局,主抓金融工程。采访当日,金融工作局办公室十分忙碌,在《楚商》记者与金融工作局副局长李拥军 1 个多小时的交谈中,三次被当地挂牌企业或者准备上市的企业来访打断。

  “我们金融局只有五六个人,根本都忙不过来。”李拥军感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忙碌”被他人视为“领导重视该领域工作”的一种标志。“忙”在大别山金融工程实施以来特别突出,李拥军记得,局里在2009 年买了一辆广本的汽车,一年的行程近 7 万公里,最远跑到黑龙江大庆,而一般情况下,公务车每年行程约 4 万公里左右。

  在执行层面,工程启动前便以表格的形式梳理任务,并下发至各责任单位,确定了完成时限。作为“任务”,具体奖惩办法亦十分明确,对执行者有经济奖励,也有惩罚措施。在资本市场建设方面,对挂牌融资排在前列的县市进行奖励,对没有完成任务的进行约谈。

  从顶层设计来看,工程由黄冈市政府与武汉大学中国金融工程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合作实施。叶永刚作为研究中心的主任,研究县域金融工程多年,曾以省级贫困县通山为试点,进行县域金融改革,取得显著成效。这次合作被黄冈市政府视为“理论与实践”的有效联合。

  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通力协作被视为重中之重,讲究“五位一体”,政府、企业、金融机构、中介机构、武汉大学金管中心之间的工作紧密相连,不允脱节。

  此后,黄冈在金融建设上重拳出击,通过完善金融体系,扩大信贷投放,扩大直接融资,建设区域金融中心,优化金融环境等五大举措的落地,在大别山金融工程实施三年之际,呈现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

  “银行机构少,缺乏市场竞争,信贷动力不足且条件高,大多存款资源没有留在本地。”金融工作局局长江冠华介绍称,2014年,黄冈只有 8 家银行分支机构,贷存比仅有 38%,60% 左右的储蓄资金被银行抽到外地使用。他举了一个银行的例子,2013年一年只贷给本地企业 1 亿元,在本地吸收的存款余额 30 多亿元,用到外地轻松便实现利润 1 个多亿。

  与此同时,企业除了银行贷款的传统金融方式,对基金、证券、票据等金融工具处于不会运用的状态。

  为了解决问题,黄冈从根上抓起,将引进金融机构作为最基础的工作,专门制定《引进银行机构管理办法》,对新设银行机构给予100万元补助,以增量的方式,激发银行竞争,从而激活信贷活力。

  现在,黄冈已有银行机构 31 家,证券营业机构7家,保险机构38家,初步形成主体多元、功能互补、竞争充分的多元金融机构体系。

  基础性工作之外,扩大信贷投被视为最紧迫的任务。

  “银行有钱不敢放,企业要钱贷不到,根本原因在于金融的有效需求不足,企业缺乏银行需要的抵押品,而且治理结构不规范不透明,这让信贷投放缺乏保障。”黄冈市市长刘美频如此分析。

  解决办法是一方面鼓励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规范化透明化管理,打造诚信体系,另一方面政府着手撬动财政资金使用效率,设立创业投资引导资金、中小企业融资担保资金、信贷风险补偿基金、企业过桥转贷基金等,从而激励银行机构加大信贷投放。

  启动三年来的效果是喜人的:从 2011 年到 2016 年,贷款余额由 2010 年年底的 392 亿元增长至 2015 年底的 991 亿。14 年、15 年连续两年增速居全省市州第一;设立创业投资引导金 3 亿元,引进社会资本合作各类产业基金9 支,基金总规模达到 140 多亿。


“资本市场”出成效


  “大别山金融工程”启动以来,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取得显著成效,被视为黄冈金融建设的亮点。

  大别山金融工程启动前,全市“新三板”挂牌企业只有2家,“四板”挂牌企业只有12家。现在,“新三板”挂牌企业已增至 20 家,“四板”挂牌企业 388 家,其数量均位于全省前列。并形成了“新三板”全国第一个地市级板块——“大别山黄冈板块”,四板市场形成了红安、麻城等 12 个县域专板,居全省之首。

  李拥军认为,资本市场的成绩并非三年之功,而是“十年磨一剑”。

  早在 2006 年,黄冈便在全省率先成立上市办,此时,湖北省还没有设立此机构。2015年,黄冈又效仿武汉,设立金融工作局。

  “这十年,我们有过迷茫和彷徨,但更多的是执着。”李拥军说,刚开始做资本市场的工作时,政府在这块的专业人士很少,几乎为零。

  而对企业来说,“通过资本市场融资”更只是一个概念,很多企业还是依赖银行贷款,认为前来“游说”的政府工作人员是骗子。

  鼓励企业改制,拥抱资本市场这种意识培育工作,黄冈市从2006年至2011年干了五年。

  “企业很务实,融资他们只相信银行,你跟我说这么多,到底能不能给我弄到钱,我就说,我确实不能直接给你钱,但是能帮你搞到钱。”李拥军回忆自己最初切入上市工作时,曾被一家企业拒绝7次,打电话不接,登门不见,“就让你在大厅等着。”

  为了激励企业,黄冈市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对企业给予支持,并投入真金白银作为奖励:对上主板的企业每户奖励 100 万元,新三板挂牌奖励 60 万元,四板奖励 30 万元。截止 2016 年 12 月,全市奖励企业上市累积9000 多万元,配套项目资金 30 多亿元。

  目前,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已经初见成效,据统计,16 家新三板企业完成了融资,直接融资额累计达到 42 亿。

  越来越多的企业尝到了“甜头”。湖北精诚钢构股份有限公司 3 年前因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登陆四板市场后,通过质押 2100 万股股权获得汉口银行 1000 万贷款,渡过难关;湖北润禾农业有限公司原生态农产品俏销,但因为没有抵押物贷不到款,挂牌四板后,英山县经济发展投资公司投资 300 万元认购 5 万股股权。

  “直接融资,可以优化企业的股权结构,增加企业的资本金,相比其他区域,这也算是黄冈金融工作做的最扎实的地方。”李拥军说接下来,资本市场建设应该一鼓作气,毕竟已经看到了成效。

  除此之外,也有企业“不看钱”,但认识到挂牌对企业的规范化运作和长远发展有益处,比如黄商集团,这个在湖北区域拥有 129 家实体连锁超市的本土老牌企业,在 2014 年 5 月启动新三板挂牌,用了 1 年零 7 个月,历经三次申报,在 2016 年 12 月正式挂牌新三板。

  黄商集团董事长樊汉明在接受《楚商》杂志采访时称:“事实上我们目前这个阶段对资本市场融资的需求并不大,依靠银行信贷就够了,之所以选择挂牌,还是为了对企业进行规范管理。”挂牌过程虽然艰辛,但他认为这是为 2021 年上市先“上个小学”,好处甚多。


金融回归实体


  “金融工作要回归本源,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习近平在今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明确表示。

  李拥军觉得这是一个好的信号,说明金融领域的工作大有可为,“金融自嗨的局面就要改变了,回归实体、回归企业才是主流。”

  除了政策风向,对黄冈来说,从省到市“领导金融素养高”被视为另一个利好,他们在金融线均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和高瞻远瞩的眼光:比如湖北省省委书记蒋超良的工作履历显示,他曾在中国人民银行任职;黄冈市委书记刘雪荣此前主抓黄冈金融工作,积极推动并促成“大别山金融工程”的启动;黄冈市市长刘美频曾任湖北省政府金融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在机遇面前,黄冈蓄势待发。按照规划,大别山金融工程“升级版”已经在今年年初启动。除了继续完善金融服务体系,加快资本市场建设,还要对金融服务进行创新升级。

  李拥军在谈及金融服务的创新时谈到,最重要的是设立更多的私募股权基金,从而撬动民间资本注入企业。

  事实上,黄冈已经与风投机构合作,设立了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规模约 2 亿元;引进设立大别山绿色发展股权基金,规模 50 亿元,以及中欧、约瑟等规模不等的基金;与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合作,该基金投资首个产业项目——长江循环经济示范园落户黄冈,总投资约 135 亿元。但是李拥军认为这还不够,基金的建设被视为除了企业上市之外的重要工程。

  除此之外,金融业本身所面临的机制性问题亦亟待解决。

  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融资,首要受益者依然是地方龙头企业,中小微企业依然处于“融资难、融资贵”的状态;此外,银行受制于来自上级苛刻的放款条件,贷款依然是“求稳怕错”的风格,一些适应本地情况的创新贷款被总行叫停。

  “任何改革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李拥军说,最近有很多省内外的政府机构,前来学习“大别山金融工程”经验,对黄冈的资本市场建设尤其肯定。“但很少有人知道背后,我们付出了 10 年的努力。大别山金融工程确实快速推动了金融发展,但从来都不是立竿见影的。”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