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一座希望之城的激荡与未来

商界杂志2018-12-05 16:11:08

直击“央企大街”


一座城的命运正在悄悄地被改变,而城里的人也在这种改变中找寻新的方向。


如果不是因为雄安新区,雄县、容城、安新三县,将与中国大多数县域一样沉默,鲜少有人提及。今年3月,在雄安新区设立一年后,本刊记者实地探访雄安新区行政机构所在地—容城县,并以此为源头,呈现正在发生的改变。


容城县澳森南大街1号,是一个神奇的地址。


它不仅是雄安本地企业澳森制衣的地址,还成了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入驻雄安后的注册地址。这幢淡粉色的建筑物外,挂了几个企业的招牌,其中还有一家本地的商务酒店。


类似的奇特景象在这里并不少见。


与澳森南大街接壤的是奥威路,位于中段的奥威国际大酒店是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的临时办公点。在外界看来,奥威路俨然整个雄安新区的政治神经中枢,雄安未来的机会可能都将由它掌握。


很快,在这条长度不足4 000米的东西向道路上,便聚集了近百家企业。除中国建筑、中船重工、中国交建、中铁、中核工业等央企之外,还云集了河北建工、湖南建工、北京市政集团等地方性国企。金融机构当然也不肯放过这样的机会,华夏银行、安信证券和长江证券等也纷纷扎堆入驻。现在,奥威路已成为一大批企业的“必争之地”,由于入驻央企数量众多,被当地人戏称为“央企大街”。


各个企业都想离“指挥部”近一点,租得早的兴许还有“独门独户”,租得晚的便只能屈居于他人屋檐之下。除此之外,“立招牌”也是入驻企业的一大难事—楼顶,楼体侧面,甚至玻璃等位置都被利用上了。


在容城县的主干道上,遍布公交站台和道路围栏上的“雄安特曲”广告牌,也是这里的一大亮点。这款由河北保定府酒业有限公司推出的“雄安概念”白酒,据说在上市短短37天就收获了1.2亿元招商签约费。另外,各大通讯运营商们也借助雄安找到了新“卖点”,移动和电信分别推出了18833和19933两个段号,特点是来电时会显示“河北雄安”地区。


在严打炒房,商品房买卖受到冻结后,雄安新区房屋交易市场改头换面,从“出售”变成了“出租”。


走在奥威路大街上,亟待出租的店铺比比皆是,甚至很难找到一家小卖部。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想办法把店面或住房租给出手阔绰的企业,成为当地每个房东的梦想。不平衡的供给让租金大涨,为了能够争夺优质位置,许多企业愿意支付超出当地几倍甚至几十倍的租金。


“有些企业出手很大方,不但能一口气缴纳3年的租金,甚至还帮房东支付违约金”。张春在奥威路上做了很多年的广告公司正面临关门,因为今年春节刚过,房东就把年租金3万元涨到25万元。8倍的租金涨幅大大超出了张春的经营成本和承受范围。但即便房东不涨租,张春也不打算继续做下去了,个体户的大量搬离让他的广告业务萎缩严重。


事实上,雄安新区自设立伊始,就一直在打压这种哄抬租价的行为,除容城县房租上涨比较明显之外,雄县和安新两县的房租并没有太大波动。一些当地的生意人相信,这些现象都是暂时的,随着新区建设的推进,店铺租金将趋于合理,机会也将越来越多,与其短暂焦虑,不如沉下心来做些什么。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将有更多的企业不断拥入这里,也可能会有更多的“张春”从这里离开,到别处去寻找机会。一座城的命运正在悄悄地被改变,而城里的人也在这种改变中找寻新的方向。


雄安创客说


这个时代,创业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当它与某个特殊地理位置相联系的时候,就会被赋予更深层次的意义。


85后杜聪是安新县的创业明星,作为当地少有与互联网沾边的创业项目,他创办的“安新到家”囊括了外卖配送、家政保洁和维修跑腿等生活服务。


在2015年杜聪创立安新到家时,整个保定市都还没有美团和饿了么,当地人对O2O几乎没有概念。杜聪最初的想法是利用外卖业务聚集流量,然后进行一些其他的尝试,但没想到外卖反而成了安新到家的主营业务。


“速度快,态度好,走的时候还顺便带走客户家里的垃圾袋”。目前,安新到家日均订单量近2 000单,用户数量突破6万,平台流水一年超过2 000万元。 


谈及自己对于雄安新区的期盼,杜聪显得比较冷静。在他看来,新区的成立虽然会给安新到家带来更多的流量,但继续死磕外卖业务已经失去了意义。“增量人口一定带着固有的用户习惯,他们可能不是安新到家的目标客户”,杜聪表示,安新到家已经开始尝试布局新的业务,打造一个更高端、更全面的社区O2O生活服务平台。


相比杜聪,刘存的创业经历更富戏剧性。农村淘宝合伙人、58同镇合伙人、雄县创业促进会会长,身兼三个身份的刘存,是雄县当地少有对风口保持敏感并付诸行动的创业者。


2013年,平衡车风靡全国,刘存立马代理了某品牌电动平衡车,成为了雄县乃至整个保定地区第一个做平衡车生意的人。2015年,当得知阿里农村淘宝项目布局雄县,刘存经过多轮考试,最终成为农村淘宝合伙人。


根据菜鸟数据显示,在中国所有的县域里,雄县的网购最为活跃。但即便是这样,依旧还有一些难以覆盖的人群和村镇。这种情况下,农村淘宝服务站和无数个“刘存”们便可以完成最后的补充。


2017年,58集团启动58同镇信息服务项目,刘存又通过对接,成为58同镇在雄县的合伙人。在58集团的支持下,刘存在雄安已经组建了30多个乡镇服务站,推出招聘求职、生意转让、物品交易、同镇头条、交友征婚等多个服务板块,帮助300多人实现就业。


在刘存看来,农村淘宝解决了当地村民网购和农产品销售的难题,而58同镇则可以把雄安的各个乡镇和村连接起来,解决了信息流通问题,激活了乡镇的商业活力。对于未来,刘存反复提及,雄安当地人应该转变思想,多开拓眼界,学习新鲜事物,只有这样,才能跟得上新区发展的步伐。


90后仇纪朋的创业嗅觉同样敏锐,在他看来,随着雄安新区建设的不断深入,建设项目和企业的用工需求将日趋旺盛。于是,仇纪朋和朋友一起创办了Hi新区人才劳务网。Hi新区是一家服务于京津冀地区的人力资源服务平台,打造了一个集线上招聘平台、线下人才劳务市场、培训学校、人力资源公司四个维度为一体的人力资源服务模式。


从平台的前期筹备到最后上线,仇纪朋和他的团队花了6个多月的时间。令他们欣喜的是,第一场直播授课,就收获了1 000多个在线观看数量。目前,“Hi新区”已发展注册会员5 000多人,下一步,仇纪朋希望能充分挖掘企业用工需求,为新区建设服务。


对于杜聪、刘存、仇纪朋来说,不管雄安新区创业的春天是否已来,但它至少值得期许,也值得去奋斗。毕竟,预测未来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创造未来。


记者手记

一座激荡之城的萌芽与希望

从横空出世到砥砺前行,雄安新区设立一周年之际,梦想与焦虑依然在这片土地上同时涌动。


对于雄县、容城、安新三个县城来说,意味着城市空间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存量产业、企业来说是重塑和转型;对于当地上百万普通居民而言,意味着机遇与选择。蝴蝶翅膀扇动之下,是无数末端和个体的变化。


观察来自宏观视角,而答案往往来自民间。


变化体现在风口的源头。60岁的赵成碧半年前从内蒙古来到雄安寻找创业机会,他现在是58同镇雄县团队中的一员,每天的工作就是搜集当地商家的信息和需求。赵成碧的精神头儿非常好,即便天气再冷,他都会坚持上街走访,挨家敲开店铺的大门。“千年大计,只争朝夕”在赵成碧身上,就是每天出门时快速移动的步伐。


同样对雄安发展抱有高期望的还有来自河南的宋成,他每天都会穿着西服在奥威路上转悠,逢人就发印有“创业者宋成”的名片。他的朋友圈只有一种内容:马云、刘强东、任正非的演讲,以及各种关于创业的励志文章。


对于赵成碧、宋成们而言,雄安就跟1980年代的深圳、海南和1990年代的上海浦东一样,遍地都是机会。


变化体现在潮水的流向。王志永是雄安制鞋行业协会会长,在制鞋产业集群实施“双转”的过程中,他多次真情流露,“我不图大家说我好,只求一个结果,就是大家伙儿通过协会的努力都得到了实惠,不戳我脊梁骨。”


雄安新区的高点定位,意味着存量传统产业面临着产区转移。当置身其中的企业主们对未来感到彷徨时,当地行业协会主动担当,组织企业去外地考察合适的承接地,推进整个产业实现异地再造。王志永的真情流露,是一种“抱团求发展,一个都不能少”的朴素情感。


变化体现在凝视未来的目光。从筚路蓝缕,创业维艰的传统企业主,到追赶风口,仰望星空的年轻创客,再到无数普通的当地人、外地人,他们都在亲身参与这场全新而伟大的改革发展实践,与历史握手,与未来谋面。


一年前,他们是雄县人、安新人、容城人,是河北人、山东人、四川人;一年后,他们都是“雄安人”。

从某种角度而言,雄安新区有两座城市在同时建设:一座是物理意义上的,一座是心理意义上的;一座是现实意义上,一座是未来意义上的。


这座已经被赋予了太多使命和意义的新城,已经不缺少成为焦点的任何要素,但时代大潮中的喜悦与不安依然值得去记录,去讲述。


4月的华北平原,道路两旁的白杨树已长出了新芽,正蓬勃向上,勇敢挺拔。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