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孙宏斌辞职,嫡系掌权,乐视仍是肥肉?

菁英范2018-07-25 12:33:50

原创作者|青春

首发|创业最前线


1

以退为进


乐视逃离大众视线有段日子了。


昨天,两则新闻将乐视网再次推向了舆论中心:孙宏斌从乐视裸辞董事长;深交所发消息,因乐视网近期股票波动幅度大,从下午开始停牌。


从出任到辞任,孙宏斌在乐视网董事长的位子上呆了不足8个月。这次,他不仅辞去了乐视网董事长,还退出了董事会,不再担任任何乐视网职务。


当初雄心壮志要把乐视盘活,好端端的董事长,难道被A股散户给洗出去了?甚至有段子调侃:目前乐视情况就好比一女子奇丑嫁不出去,有天被绑架了,无奈太丑被送回,丑女愣是不下车,劫匪一咬牙一跺脚:走,车咱不要了。


不管外界再多猜测和调侃,孙宏斌自有打算。


2017年伊始,乐视债务危机爆发,稍有风吹草动就有土崩瓦解之势。孙宏斌作为山西老乡,自然看不得老贾陷入困境,斥资150亿驰援乐视,成为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企图力挽狂澜。


2017年9月,他在融创中国中期业绩说明会上动情地说:如果我不投老贾,那乐视就死了,我得一直帮他。同年11月,孙宏斌仍表示:乐视才刚开始,我还没开始干活呢,你就说失败了,这不符合事实。


后来,乐视已经趋近死局,贾跃亭卷着巨额资金跑路到美国画起了造车大饼,留给孙宏斌的只有市值蒸发近54%、股价“腰斩”的乐视网。


直到2018年,孙宏斌才心生退意:他说未来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这与当时入主乐视时雄心勃勃的他判若两人。


2018年1月23日,乐视网投资者说明会公布了乐视影业收购方案失败的结果,孙宏斌罕见的表露出失意之色,“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而一个月之后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孙宏斌甚至缺席,乐视网董秘赵凯还专门解释,“行程问题,没来得赶到现场,并不是对乐视网失望。”


孙宏斌不是失望,而是乐视事态发展逐渐超出了他的掌控。选择在2018年3月14日卸任董事长,不失为孙宏斌的一种策略。


他曾说过:“年纪大了点后,希望多做些双赢的事情,少做些一赢一输的事,不做双输的事。


乐视网惨遭12个跌停后,孙宏斌本以为会一直跌下去,直接把乐视逼到绝路,让乐视与贾跃亭彻底交割,让质权人(证券公司)、银行、法院等利益方坐下来敲定一个最终解决方案,但是他明显低估了散户的无知和游资的贪婪。


随后的短短两个月时间,乐视一改颓势,从底部4块多急速拉升涨至6块多,涨幅高达60%。


据财新报道,当前机构多已“割肉”出货乐视网股票,接盘方为游资和散户。仅复牌后的13个交易日内,乐视网的股东人数已较复牌前增加81.6%。公司自然人股东已经增加了15.1万人。


当机构胜利大逃亡散户不断涌入,乐视沦为游资操纵用以收割散户的工具,谁还会继续关心乐视业务本身?


融创、乐视网之外,质权人(证券公司)、银行、法院等多个利益方盘根错节地纠缠在一起,投进去多少都能被吞噬,面对这样一场暂时无解的博弈,以孙宏斌的性格再在乐视僵持下去,无疑是一件双输的事儿。


2


暗度陈仓


截至目前,贾跃亭仍持有乐视网10.24亿股,其中质押数量为10.2亿股,随着贾跃亭违约,质权人已陆续申请,形成轮候冻结。这大大增加了处理的复杂度与难度,时间周期会越拉越长。就算想强制平仓也无法落实,因为贾跃亭一方质押的股权都属于限售股。


理论上贾跃亭虽然已经爆仓,但现实上仍无法处置,所以贾跃亭目前仍是乐视网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


而且,直到现在乐视的高层还有很多贾跃亭的拥趸,在他们眼里贾跃亭仍旧是最大的权力决策者。日前,一位乐视控股高层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就表态:孙宏斌离职,贾跃亭作为目前乐视网大股东,也一定会配合孙宏斌及乐视网董事会把乐视网做好。


贾跃亭也乐此不疲在微博“发声”干扰乐视,日前,还晒出FF 91雪地测试图,称FF 91或将于2018年底交付第一批车,新车在国内售价预计将超过200万元。同时,FF已完成股权融资15亿美元,基本满足IPO之前的全部股权融资需求。



一旦贾跃亭利用造车翻身,他很可能回来就把乐视网质押的股权赎回。届时,债权人才不管谁付钱,而那时候的孙宏斌即便曾经掏空融创救乐视,到头来还是在给第一大股东贾跃亭打工。


所以,孙宏斌能绝地反击的选择只剩下果断离场。


机构出逃、散户恐慌情绪蔓延的情况下,他完全抽身出来,那些奔着他进去的散户有部分就会逃离,如果再无人接盘,乐视就会像几个月前一样,继续跌停,到时贾跃亭的股份很大程度会爆得更彻底,或者出现更严重的后果。


那时,一旦各方愿意坐下来谈,贾跃亭的股份就能被合法合理地快速处理掉。而融创经过这么长时间,早已深度渗透到乐视,自己当下离开,日后通过运转再以最低的成本把股权回归重建,贾跃亭也就永远失去了对乐视网的操控权。


即便日后贾跃亭拿着钱也没办法把乐视网的股份买回来,这才算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3


登顶的野心

《第一财经》曾在文章中写道:


孙宏斌并不是一个语言大师,遇到巧舌如簧的人,他最多就是无奈地笑笑,想不好怎么回答,甚至会半天不说话,而这却被媒体解读为“城府深”。


如果是聚会,孙宏斌会认真和每个人握手,人多的场合,他就独自坐在角落,安静地听大家聊。


如果是饭局,举起酒杯时,他始终会看着对方,问对方的名字,然后一饮而尽,率性,实诚。


近两年,联想、乐视、万达、海航,这些雄霸一方的集团都曾受过孙宏斌恩惠,他总是会及时出现在一些公司遇到困难的时候。


他人落魄时,孙宏斌从未借势上位。他说:融创只收购项目,不收购公司,这样更加简单容易操作,而且想多做些好事。


面对柳传志,孙宏斌不提恩情和仇怨,谈成一场生意成为两人最体面的重逢方式;


面对宋卫平,只字不提往事,任何场合,孙宏斌都说他是自己的大哥;


面对贾跃亭,他说:我一直看好老贾,老贾是个好人,具有前瞻性,是一个很稀缺的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


这些年,孙宏斌永远在称赞对方,自己的功绩一笔带过,中国的企业家,鲜有人能像他这般。


但是,温和的狮子,有更大的野心。


2017年,中国地产行业成绩斐然:全国商品房销售额突破13万亿,融创中国取得3653亿元的年销售额,位列房地产百强销售排行榜的第4名。


人们似乎没有意识到,孙宏斌身后的融创中国早已是庞然大物。


作为一家房企,无论是对联想、乐视、万达还是海航伸出援手,融创真正的目的都是锁定土地资产,接盘的项目都是在间接加强自身地产项目的布局。


孙宏斌在联想137.88亿元买下的,是融科置地41家目标公司的相关股权及债权,囊括42个项目的730.05万平方米可售面积,随后,融创新增北京等一线城市的6个项目;合肥、杭州、武汉、长沙、无锡、天津、重庆、三亚8个二线城市的28个项目;景德镇、烟台、大庆等8个三四线城市的8个项目。


孙宏斌在乐视砸的150亿并非一无所获:以重庆乐视界为例,拿地价为4.21亿元,融创以一半的价格,就拿走了50%股权。


孙宏斌抄底价收购万达文旅酒店资产,真正的目的是收购文旅资产来完善自己的布局,再将酒店资产转手给富力。


孙宏斌收购海航地产公司只是融创打开海航土地大门的钥匙,海南省从去年严管土地审批和全面禁止围填海,恒大海花岛、三亚凤凰岛、海宁日月湾人工岛等众多地产项目全面停工。


受此影响,可使用的商业土地成为了海南省的稀缺之物,如何进军海南市场成为各大房企的难题。而海航地产正是海南的“大地主”,截至2017年底,海航地产仍然拥有房地产项目逾百个,可运营面积约220万平方米;在建项目40余个,总建筑面积近450万平方米;总可售面积逾117万平方米,其中大部分位于海南省内。


而且,融创的很多项目都是选择合作开发,孙宏斌看似当下吃了一点亏,但是到最后,他都会赢得更多人心和更长远的利益。


孙宏斌一直有野心,要坐中国房地产头把交椅。


他常去哈佛听课,一直关注美国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30种成分股公司,对美国公司的治理结构有着深透的研究,近几年,他越发稳健内敛。


他说:人原本生活得很好,原本可以不冒险,但因为选择了梦想,而遭受到困苦和失败。虽然中国人讲究成王败寇,但为了梦想和理想而拼搏,即使没有成功,也值得所有人尊重。因为这个世界就是靠有梦想的人去推动的。


延伸阅读:

孙宏斌的“护城河”:辞职后留“嫡系”掌权,乐视仍是肥肉?



孙宏斌“败走麦城”,是机关算尽,还是竹篮打水?

 

3月16日,停牌1.5个交易日的乐视网复牌即跌停,缘于孙宏斌两天前抛出的大利空:3月14日下午,前三个交易日股价累计涨幅近21% 的乐视网骤然停牌,当日晚间,乐视网董事会主席孙宏斌突然辞职,留下股价一个月内已暴涨58%的乐视网和一地鸡毛……

 

关于孙宏斌的请辞众说纷纭。认为孙宏斌终于败给乐视生态“无底洞”的声音不少;也不乏对孙宏斌和贾跃亭内斗、贾跃亭归来的猜测。但据乐视控股一位和贾跃亭关系密切的副总裁透露,FF关联方在广州南沙注册了新公司,看似贾跃亭有“归来”迹象,但老贾还是会专注造车;另一位乐视控股内部人士也表示,贾跃亭不可能重回乐视网。

 

认为孙宏斌辞职是“另有算盘”的说法亦有之。孙宏斌用融创的钱入股乐视一年,上市公司部分浮亏66%,这是明面上的账。“孙宏斌从未因这笔交易吃亏,孙宏斌比谁都精明。”

 

孙宏斌早已在乐视修葺了高高的城墙,他的护城河,挖得足够深。

 

从小股东到实控人

 

孙宏斌不是乐视网大股东,但孙宏斌的“嫡系”,早已实际控制了乐视网。

 

2017年5月21日,对于孙宏斌来说,是个不错的日子。就在当天,一手创建乐视帝国的贾跃亭被挤下乐视网总经理的位置,上市体系的实权落入孙宏斌挑选的梁军之手。同时,他选中的张巍取代了贾跃亭身边的“老人”、乐视网原财务总监杨丽杰的位置;2017年4月19日,乐视网宣布融创的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成为乐视网非独立董事。

 

一直聚焦于财务和风控的刘淑青,曾担任天津融创财务经理,之后出任融创中国财务管理中心内控总监,从2010年至2017年5月,她一直任融创的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那时,孙宏斌强调,刘淑青成为乐视网非独立董事是真要管理乐视网的事。


 ▲刘淑青被视为孙宏斌派到乐视的“大总管”。

 

造势两个月后,乐视的道路终于按照孙宏斌的设想走下去——老贾负责造车就好了,上市公司部分归他管。除了刘淑青,融创还向乐视派了三个财务经理,其中,乐视致新的CFO由融创派出,乐视影业、乐视上市公司均有融创的财务经理入驻,且在上市体系中融创有否决权。

 

至此,乐视网的财务不再由贾跃亭个人掌控。

 

于孙宏斌而言,另一个重要的日子是2017年7月6日。当天晚间,贾跃亭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等职务、退出乐视网董事会并远走海外,此后贾跃亭不再担任乐视网任何职务,只是乐视网的大股东。与此同时,孙宏斌、梁军、张昭被提名为乐视网非独立董事。15天后,在以电话会议形式召开的乐视网董事会上,孙宏斌当选为乐视网董事长,以他为首的“新乐视”团队最终成立。

 

次日,刘淑青出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负责全面统筹乐视网及上市公司体系人力资源、法务、财务及行政管理工作,被视为孙宏斌派到乐视的“财务大管家”。至此,孙宏斌终于掌控乐视网的财务和人事任免权。

 

同年10月24日,孙宏斌力挺接替贾跃亭的梁军辞职,一个多月后的12月14日,刘淑青接替梁军出任乐视网总经理;据媒体报道,一周后,乐视网内部任命刘淑青接手乐视网CEO职务。至此,来自融创的孙宏斌、刘淑青已经包揽乐视网的董事长和总经理、CEO、法定代表人等要职,融创系全面接管乐视网,刘淑青成为乐视网的“大总管”。

 

2017年1月,孙宏斌以60.4亿元的代价获得乐视网8.61%的股权,按照乐视网今天的股价,这部分股权贬值至20.4亿元,浮亏66%,看似巨亏。但不到1年时间,孙宏斌在众目睽睽之下、光明正大“挤走”了贾跃亭,融创系获得乐视网的实际控制权。

 

“乐视是孙宏斌的一个局。”一位接近孙宏斌人士透露。

 

“算计”与意外

 

“总被问为什么要投资乐视合作万达,是因为我们坚信房地产业会稳定健康发展,消费升级的主力产业大文化大旅游大娱乐会爆发增长,是因为融创坚定看好中国经济的未来。”2017年7月27日,孙宏斌发微博称。

 

“文化是地产最好用的业务。”知情人士表示,乐视是一个集互联网和文化产业于一体的企业,只需要往里面装资产即可。

 

早在投资之初,孙宏斌便已经选好资产,为自己安排好了退出通道。当时,包括贾跃亭在内的甲方承诺:在2017年12月31日前,将乐视影业的全部股权注入乐视网;在2020年9月30日前,将乐视致新装进上市公司。

 

此后长达一年的时间,乐视一直忙于将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但1月23日,这一事项被迫终止,因为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21.81%股权处于司法冻结状态,且乐视控股对乐视影业存有17.1亿元应收账款。

 

乐视影业承诺给老孙的退出路径破灭。查询工商资料获悉,乐视控股所持乐视致新股权同样被大量冻结,孙宏斌在乐视致新的投资同样难以退出。

 

1月24日,带着重组失败等多个利空,乐视网复牌,历经11个跌停板。其间,“中国好老乡”孙宏斌和贾跃亭的矛盾逐渐公开化。虽然早在2017年5月便有乐视内部人士透露那时“谁有钱谁说了算”,但进入2018年后更显现出来,代表贾跃亭的甘薇和融创系开始隔空喊话、互揭伤疤:当乐视网公布乐视非上市体系拖欠乐视网75亿元关联欠款时,乐视控股随即表示未予确认、只有60亿元;当甘薇在微博透露已给出超过30亿元关联欠款解决方案时,乐视网随即否认……孙宏斌从未在公开场合表达对贾跃亭的不满,但却曾在一条指出希望贾跃亭爆仓的微博下悄然点赞。


 ▲孙宏斌曾“手滑”点赞一条关于“老贾爆仓”的微博。

 

一个接一个的利空先后放出,让外界怀疑孙宏斌在故意打压乐视网股价。事实上,乐视网股价早已跌破贾跃亭当初的质押平仓线,但由于处于被冻结状态,而尚未被强平。据腾讯“棱镜”报道,孙宏斌曾劝说贾跃亭放弃大股东位置、帮助贾跃亭找第三方接盘,但贾跃亭开价太高。上述接近孙宏斌的人士还曾透露,乐视网的股价大跌,对于老孙来说损失并不大:“他可以低价增持,贾跃亭爆仓对于老孙来说并无坏处。”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乐视网的股价近一个月竟然绝地反弹,连连暴涨。如今孙宏斌意外辞职退出,且明确告知没有新的接盘方,这是他抛出的另一个利空吗?有明眼人发现,融创派驻乐视网的“总管家”刘淑青并没有动,但乐视网的股价已经应声跌停。

 

“乐视不是平地,它有坑有山。”对于投资乐视,孙宏斌曾坚持看多,“大家放心,我们是站在山上,这个投资到目前为止肯定很好,看三年也肯定很好。”

 

另一个“惊喜”的意外是,除了乐视网这个壳、乐视影业和大屏电视,乐视还在北京亦庄、深圳、重庆等地拥有2.5万多亩土地,约占融创土地储备的二分之一,其中部分已被孙宏斌收入囊中。


 ▲乐视的土地储备面积超过2.5万亩。图片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7年3月10日,融创协议受让乐视所持有的上海隆视投资50%股权,后者投资的项目为在建的虹桥商务区隆视广场,该项目占地面积约1.5万平方米,地面建筑面积25313.12平方米,2013年3月21日隆视投资以2.73亿元竞得该地块。根据搜狐焦点网的报价,项目附近的虹桥富力中心的标准写字楼售价约5万元/平方米,独栋写字楼均价约8万元/平方米,商铺售价约10万元/平方米。若取最低的标准写字楼价格估算,隆视广场市场价值也超过12亿元。


此外,乐视金融在重庆两江新区的两块土地,也已落入融创旗下子公司——重庆融创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之手,据公开资料,乐视投资4.21亿元在重庆龙兴等地拿下近40万平方米的商业和住宅用地,即上述重庆两江新区的两块土地。而查询重庆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了解到,3月15日两江新区一宗国有建设用地公开拍卖,起始楼面价约7000元/平方米。实际上,2017年重庆两江新区的商住用地拍卖成交的楼面价超过1万元/平方米。由此估算,乐视金融的上述两块土地若为商业用途,其如今的土地价格将不低于28亿元。

 

另据多位知情人士透露:“乐视的某些土地,只有贾跃亭能拿到,融创的孙宏斌拿不到。”

 

 “投资乐视是为融创的五至十年后做准备,” 在畅想与乐视在地产方面合作时,孙宏斌曾表示,“汽车小镇、体育小镇、影视小镇,互联网生态小镇……这些,即融创所谓的产业地产。



限时分享


全球前十大基金管理人塞思·卡拉曼投资学著作《安全边际》


亚马逊原装正版5000美元,现已绝版


点击二维码添加小编微信即可获得下载地址

                                                                           

投稿

分享菁华、启迪智慧。全球菁英、商业大势、投资理财、人文感悟的加油站。


欢迎大家踊跃投稿,报酬从优,详细要求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