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保监系统开门红首月罚款近2500万元 50余家保险机构领罚单

证券日报微保险2018-10-13 13:35:49

随着保险开门红首月告一段落,保监会对保险机构的处罚情况也随之出炉。据《证券日报》记者对保监会官网及各地保监局官网的行政处罚函不完全统计显示,从1月1日至1月31日,保监系统共对50余家保险机构(含保险中介)合计罚款2478.9万元。

整体来看,1月份上半月,保监会处罚较为密集,共对30余家保险机构罚款2041万元(详见证券日报微保险公号文章《保监会半个月罚款2041万元浙商财险吃最大罚单》);下半月保监会处罚十余家保险机构,罚款437.9万元。

从处罚原因来看,上半月保险公司多因销售误导、产品设计不合规等原因受到处罚。而下半月保险机构多因车险套取费用、“利用业务便利为其他机构或个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等原因受处罚。

此外,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系统共派出2754个检查组,10045人次,对2780家机构实施了现场检查,打出集中整治乱象的“组合拳”。共处罚机构720家次,人员1046人次,罚款金额1.5亿元;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24家;撤销任职资格18人,行业禁入4人。

产品设计问题多

与往年不同的是,2018 年以来,多险企因为产品设计不合规而收到保监会的处罚函,这在 2017 年及 2016 年均较为少见。

1 月 11 日保监会连发三份处罚函,直指 3 家险企产品设计不合规。例如,保监会表示,经查,长城人寿向保监会报送备案的 " 长城鑫城 3 号年金保险 " 产品在计算现金价值时存在两大问题。

一是在使用定价利率计算保单年度末保单价值准备金的基础上,在第 5 保单年度末及以后引入大于 1 的调整参数调节现金价值,变相突破了定价利率和预定费用率约束。

二是拉平了不同年龄客户的现金价值,变相突破了发生率的约束。产品现金价值计算不合理,违反了一般的精算原理,不符合《人身保险公司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管理办法》第三十九条、《人寿保险精算规定》第六条的规定。时任长城人寿总精算师赵建新对上述违规问题负有直接责任。

除寿险公司之外,一些财险公司也因产品设计吃罚单。1 月 11 日吉林保监局下发的处罚函显示,经查,2017 年 5 月至 8 月,某财险公司吉林省分公司营业部按照集装箱拖头承保 714 笔半挂牵引车的商业车辆保险业务,存在未按规定使用经批准的条款费率的违法行为。

套费问题频发

引人注意的是,除因产品吃罚单之外,今年以来多家险企也因为虚列费用吃罚单,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至少有 5 家险企因为虚列费用收到保监系统的处罚函。

从寿险公司来看,深圳保监局下发的监管函显示,瑞泰人寿因 " 虚列费用 " 被深圳保监局罚款 25 万元,时任瑞泰人寿广东分公司深圳营销服务部副总经理、时任瑞泰人寿广东分公司深圳营销服务部银保部销售总监,对上述违法行为直接负责,深圳保监局对上述两人各罚款 5 万元。而另一家险企也因 " 虚列费用 " 被深圳保监局罚款 20 万元。

开门红期间,险企大力推动业务,对费用具有依赖性。东北证券研报提到," 开门红 " 一方面有险企自身强大的激励方案作为后盾,典型的机制有提供接近全年费用预算一半的营销支持费用用于代理人及团队的激励。

除寿险公司之外,多家财险公司也因虚列费用受到处罚。

1月29日,河南保监局发布的监管函显示,2017年1月至10月,渤海财险南阳中支通过虚列服务费、办公用品费、电子设备运转费、绿化费、除雪费、宣传用品费等经济事项报销套取费用,用于日常经营运转、渠道维护建设和业务发展。

宁波保监局1月23日发下的处罚函也显示,2017年3-5月,利宝保险宁波中心支公司通过提高物品采购单价的方式,虚列业务宣传费8.2万元,套取资金用于渠道业务车险销售激励。

除上述两家中小财险之外,浙江保监局1月份下发的处罚函显示,某大型财险公司杭州中支部分保单按照商业车险保单保费1-22%不等的比例,或者按照每份商业车险保单50-1500元不等的固定金额,逐单计提并向相关汽车销售公司支付费用,共涉及商业车险保单2828份,商业车险保费2229万元。

事实上,车险套费频发,与车险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不无关系。在业内人士看来,在车险竞争加剧的态势下,难免会出现部分财险公司通过各种名目套取费用的现象。

保监会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从财产险公司看,2017年非车险业务收入3020.31亿元,同比增长24.21%。而车险业务实现原保费收入7521.07亿元,同比仅增长10.04%,低于非车险增速14.17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商车费改+偿二代加剧了车险行业竞争。东北证券近期发布的研报表示,2017年财产险行业双寡头格局进一步加剧,全行业实现车险承保利润73.89亿元,其中,仅人保、平安两家车险承保利润就合计达129.43亿元。

海通证券研究员孙婷认为,近年城市机动车保有量增长趋缓,而县域与乡村机动车将迎来高速增长阶段,与城市相比,县、乡地区客源分布将更为分散,对线下渠道布局密度的要求更高。人保财险等大型财险公司由于规模效应使得公司单个网点覆盖人数更多,有利于降低单客成本,进而降低公司综合费用率。而中小险企线下布局晚、资金投入有限,理赔场景如车辆定损、核保、核赔的发生需要险企及时反应,对线下渠道布局要求较高。

孙婷表示,从预计的影响来看,二次费改短期将加剧行业竞争。自主渠道系数和自主核保系数浮动下限的下调会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导致折扣率进一步下降,从而减少费率,车险行业短期将面临激烈竞争。此外,二次费改后预计赔付率提升,保险公司短期承保盈利面临压力。保监会此前提到的一组数据显示,经过本轮改革,保险行业商业车险赔付率可能提高3.6个百分点。加上综合费用率在价格调低的竞争环境下短期难以下降,因此未来车险行业承保盈利或将短期面临压力,尤其是中小型公司则面临销售费用和赔付率同时攀升的困境,只能靠创新和差异化来谋求发展。

事实上,针对 " 虚列费用 ",保监会曾在去年 7 月份专门下发的《关于整治机动车辆保险市场乱象的通知》中提及:各财产保险公司应加强费用预算、审批、核算、审计等内控管理,据实列支各项经营管理费用,确保业务财务数据真实、准确、完整。不得以直接业务虚挂中介业务等方式套取手续费。不得以虚列 " 会议费 "、" 宣传费 "、" 广告费 "、" 咨询费 "、" 服务费 "、" 防预费 "、" 租赁费 "、" 职工绩效工资 "、" 理赔费用 "、" 车辆使用费 " 等方式套取费用。

多家中介机构受罚

除车险之外,1月份以来,保监会也加大了对中介机构的监管力度。

海南保监局近期下发的监管函显示,经查,海航销售公司在开展保险业务过程中存在向投保人隐瞒合同重要事项的违法行为。海南保监局随机抽查了已成交的51件保单的销售录音,发现其存在未告知投保人保险可自愿购买以及保险产品所属公司、保险责任、责任免除等问题。

海南保监局处罚函表示,调查组随机抽查的销售录音中违规保单占比达到100%,违法行为具有普遍性,且导致投诉人多次投诉,情节较为严重。此外,海航销售公司在调查初期以民航监督管理规定为由,拒绝提供保险销售录音等资料,之后才陆续提供,且未按时提供其他材料。

除“向投保人隐瞒合同重要事项”受到处罚外,多家中介也因“利用业务便利为其他机构或者个人牟取不正当利益”受到处罚。

四川保监局下发的监管函显示,经查,2016年9月,民润代理叙永分公司存在利用业务便利为其他机构或者个人牟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涉及金额25662.51元。

再如,浙江保监局下发的监管函显示,经查,永顺代理乐清营业部存在利用业务便利为其他机构或个人谋取不正当利益。2017年1-5月,永顺代理乐清营业部在代理销售车险业务的过程中,存在将该公司员工郑某的直销业务挂至公司名下,涉及保费171999.18元。

值得一说的是,今年以来,保监会持续2017年的严监管态势。1月17日,保监会印发《打赢保险业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总体方案》明确,将从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控与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保险经营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三方面入手,筑牢保险业风险“防洪堤”。

浙商财队吃最大罚单

引人注意的是,从保监系统对单个保险机构的处罚金额来看,保监会对浙商财险的处罚金额最高。保监会近期表示,浙商财险存在涉及业务、人员聘任、内控管理等多个方面的问题,并向浙商财险开出 202 万元的罚单。

具体来看,一是未按规定办理再保险。保监会表示,2014 年,浙商财险承保两笔保证保险业务,保额均为 5.73 亿元。根据浙商财险 2014 年度资产负债表,单一风险单位即每笔私募债占比超过《保险法》规定实有资本金加公积金总和的 10%。

二是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2014 年,浙商财险承保两年期的有关保证保险业务时,在仅有一年期货币债券履约保证保险产品的情况下,采取连续出具两张一年期保单的方式承保,违反了我会《财产保险公司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管理办法》等有关产品管理的规定。

三是未按规定提取准备金。保监会表示,浙商财险人为调整准备金评估基础数据。例如,2016 年 12 月 30 日,浙商财险在准备金评估基础数据中删除了 5 笔赔案估损数据,其目的是为了在 2016 年底的准备金评估中完全不反映上述赔案的影响。人为调整估损和删除估损数据两项行为合计导致公司 2016 年末未决赔款准备金少提 3.66 亿元。

四是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的人员。保监会提到,自 2016 年 6 月起,孙大庆在未获得保监会高管任职资格的情况下,多次参加并主持公司总经理办公会,以浙商财险总公司领导身份在 OA 中持续多次签批文件等。

五是内控管理未形成有效风险控制。保监会表示,浙商财险信用保证保险方面存在内控制度不完善、制度执行不到位等问题,理赔系统方面存在未决估损金额调整的相关设置存在漏洞、对于超时延迟立案情况未进行强制立案的相关设置等问题。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