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公司联盟

权威媒体深挖中信事件 证券日报罕见文风猛批投行

华麦2019-02-14 15:44:38

华麦:聚焦法律金融投资与移动互联网,挖掘最前沿最重磅的资讯最具深度的行业干货,致力于打造中国领先的高端律商交流与合作平台。请点击标题下方“华麦”关注我们。


来源投行那些事儿


8月25日,也就是中信证券8人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当天早上,四大报之一的《证券日报》在头版显要位置发表题为《摧毁中国股市信心将危及整体改革》的文章,罕见地批评我国的“核心投行”没有担当起稳定股市价值中枢的功能,而是把心思放在“赚国家稳定资金的钱”上。

文章称,恶意操纵者攻击中国股市的软肋,我们可以采取的措施一是回击,二是忍耐。但是,如果“自己人”和外部力量合伙,攻击市场的软肋,与政府维稳行动对赌,就涉嫌危害国家金融安全,应当对其采取果断措施。

《摧毁中国股市信心将危及整体改革》(证券日报 董少鹏)原文如下

在上周上证综指暴跌12.2%之后,很多人都在询问,“下周会暴跌吗?”“会不会千股跌停?”昨天,人们的这些担忧都变成了现实:沪深股市以暴跌开盘,上证综指低开3.7%,跌至7月9日最低点3373点,随后一路倾泻,最大跌幅为9.1%,收盘3209.91点,跌8.49%。股市暴跌正在摧毁投资者仅存的信心,这一问题极其严峻。

如果追问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其实没有根本性改变:不仅主要经济指标增速保持在合理区间,而且结构调整正在加快,增长新动力日渐增长。今年以来,财税、金融、投融资等重点领域改革取得新进展;对外开放获得新拓展——国内自贸试验区陆续开花,与一些国家相继签署了自贸协定。“一带一路”战略有序展开,亚投行协定正式签署,丝路基金启动运行,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加快推进。虽然面临一些困难,但我国经济发展具有巨大潜力、韧性和回旋余地,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在全球的综合比较优势依然明显,经济增速仍走在前列。

但自6月26日暴跌之后,股市对上述基本面的反应变得十分冷淡,悲观情绪持续发酵。一些机构几乎放弃了对基本面的研究分析,转而把心思放在“赚国家稳定资金的钱”上边;他们的做法成为伤害市场稳定的重要因素。

打铁还要自身硬。笔者多次指出过,我国的“核心投行”队伍不健全、不理性,大型投行没有担当起稳定股市价值中枢的功能,是市场建设的最大软肋。恶意操纵者攻击中国股市的软肋,我们可以采取的措施一是回击,二是忍耐。但是,如果“自己人”和外部力量合伙,攻击市场的软肋,与政府维稳行动对赌,就涉嫌危害国家金融安全,应当对其采取果断措施。

在“核心投行”队伍不健全、不理性的前提下,中国证金公司、中央汇金公司等维稳力量校正市场预期,是一项中长期工作,不可轻言中止。对于所谓“中国政府或监管当局过度干预市场”的指责,需要应对,但没有必要照方抓药,因为,各国都会在金融市场发生剧烈波动采取稳定举措,只是具体措施各有不同。

目前,一部分市场人士认为政府稳定资金将中止入市操作,这是一种误解。维稳工作必须继续加强,但可以改进操作方式。

证监会21号公告对“维稳”和“市场自我调节”的表述是准确的,但还需要进一步说明,政府尊重市场规律和市场行为,坚持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但是,对于影响市场正常运行的“非市场行为”,不能只依靠市场手段来解决,而是要“有形之手”和“无形之手”并用。

前期已在进行的监控重点账户、稽查涉嫌违法交易主体、打击期现联合操纵行为,是必须采取的维稳措施,也是常态化下应该坚持的措施。目前,应该加快相关工作的进度,尽快查处公布一批案件。

什么股票都大幅下跌,跌得头破血流,这是违背中国政治经济发展基本面的,不是什么“市场行为”。所谓的“市场行为”,是指在公众拥有共同价值取向的基础上,各主体依照既定的规则公平交易。但目前的情况不是这样。对于目前这种“自我砸盘”的畸形市场状况,必须采取措施加以校正,否则将严重危害改革进程。

2014年,随着股市行情回暖,新股发行得以恢复,全年新股发行融资达到668.89亿元。加上再融资(含公开增发、定向增发、配股发行),境内股票融资共计4856.43亿元。2015年1至7月,受二级市场行情上涨的支撑,境内股票融资规模迅速扩张,共计5339.22亿元,相当于2014年全年的1.1倍,这一成绩相当可观。而实际上,无论主板市场、中小板市场、创业板市场还是新三板市场,其上市和挂牌企业所获融资,绝大部分都已投入到实体经济当中,对实体经济提供了切实的支持。目前我国上市公司创造的营业收入已占国民生产总值的较高比例,2014年度上市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万亿元,相当于同年国民生产总值的34.6%。股市好不好,对整体经济发展和改革具有重要意义。

按照一些人的说法,“中国股市2000点左右为底部”,大型银行的市盈率将重新回到三四倍,甚至跌破净资产,这是不可接受的,因为那是完全背离中国政治经济发展实际的。我们不能接受外界强加给我们的这个底部,不能吞下外界压制中国金融产业繁荣发展的苦果。

昨天晚间,美国标普、纳斯达克和道琼斯股指期货均跌逾5%,触发熔断机制,导致三大交易所股指期货暂停交易。此外,印度、韩国、菲律宾政府都因本国股市暴跌而采取救市措施。这再次证明,在市场发生重大波动时,采取稳定措施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不可躲避的担当。对中国来说,没有必要因担心外界的不友好评价,而贻误稳定市场的良机,甚至损失自己的发展利益。


徐刚等人被查或涉内幕交易 事态严重

《中国经营报》、腾讯财经

中信证券徐刚等8人被协助调查一事仍在发酵。

8月27日,腾讯财经《棱镜》从不同信源处了解到,目前该案件由公安部直接办理,且事态“较为严重”。接近公安部人士对《棱镜》表示,徐刚等人被调查或因内幕交易,同时这位信源表示,公安部“证据很充分才会抓人”。

内幕交易是指内幕人员和以不正当手段获取内幕信息的其它人员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泄露内幕信息,根据内幕信息买卖证券或者向他人提出买卖证券建议的行为。

此前,《棱镜》从接近监管层人士处获悉,针对徐刚等8人的调查历时已久,不过“保密工作做得好,事先谁都不知道”。

接近中信证券人士对《棱镜》表示,中信证券在股灾救市中,做多与做空都赚到了钱,徐刚等人被查可能与此有关,目前事件的定性可能会很严重,涉及面也可能会扩大。”

在7月至8月的股灾救市行动中,中信证券拿出大笔自有资金,在众多券商中表现踊跃。《棱镜》此前获悉,与中信证券相比,其他几家券商救市力度较为逊色,其中一家上海券商因救市不力而被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当面批评。

在救市行动中,中信证券总部营业部、中信证券金融大街营业部、中信证券望京营业部以及中信证券呼家楼营业部多次出现在龙虎榜中,被市场一度称为“国家救市御用护法”。

不过,一位券商高管对《棱镜》表示,中信证券彼时救市高调,但并不意味着其就能代表国家队意志,“券商自营虽然也是救市主力,但不能跟证金公司正统国家队混为一谈”。这位高管分析称,徐刚等8人此次被调查,即有可能利用中信证券在本次救市中掌握的独家信息,来进行内幕交易。

此外,亦有市场人士发出质疑,中信证券本次被调查人数众多,且均位居要职,“为何中信证券风控部门没有人被协助调查?”分析人士指出,不管他们以公私名义操纵市场都属于风控应该监管的范围。

因此,在宣布中信证券8人被查之后,涉及面或进一步扩大。

根据财新报道,本次被要求协助调查的8人中,有3人为中信证券高管,位居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8人名单分别为:董事总经理徐刚、执行委员会委员葛小波和刘威,权益投资部行政负责人许骏、证券金融业务线行政负责人房庆利、金融业务线的姚杰、另类投资部的汪定国以及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梁钧。

前述接近中信证券人士对《棱镜》指出,中信证券如此大面积高职位人员被查,对其填补这些职位空白以及持续工作提出很大挑战。

中信证券于8月26日上午发出公告称,公司未收到任何通知。相关情况正在了解之中,如有新的进展,且涉及公告事项时,公司将按照有关规定,及时发布公告。

现在46岁的徐刚,进入中信证券已经17年时间,历任金融产品开发组组长、研究院负责人、经纪业务负责人等,知情人士称,其被视为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的得力助手。

此次其被宣布协助调查一事事发突然。一位投行人士对《棱镜》透露,上周五还与徐刚一起吃了晚饭商量公事,4天过后,徐刚的工作戛然而止。

证监会、中信证券被带走的仨人,是什么来头?

新京报

昨日,最受关注的莫过于证监会、中信证券和《财经》杂志员工被“抓”。据报道,中信证券徐某等8人涉嫌违法从事证券交易活动,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刘某及离职人员欧阳某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上述人员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这些都是何许人也?犯了什么事?

中信证券徐刚,被培养的重臣元老


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徐刚

根据新华社的报道,中信证券徐某等8人涉嫌违法从事证券交易活动,上述人员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

被带走调查的徐某即是徐刚,中信证券的元老,位于顶端的核心管理层。中信证券的回应是公司未收到任何通知,相关情况正在了解中,如有新的进展,且涉及公告事项时,公司会按照规定,及时发布公告,公司各类业务正常经营中。

徐刚个子很高,为人爽快。曾经在一次媒体聚会中,开玩笑吐槽帮主所在的报纸字号太小,建议把刊登的字号调大一些,以方便阅读。徐刚的手机目前处于呼叫转移状态。

徐刚1998年加入中信证券至今已经将近20年,被认为是中信证券自己培养起来的重臣。现任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董事总经理。

2003年起,徐刚担任中信证券研究部行政负责人,在他的带领下,中信证券研究部连续两年获得《新财富》最佳研究团队第一名。2005年起,徐刚兼任股票销售交易部行政负责人。2007年,上任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业内人士对徐刚的能力评价较高。

在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是中信证券内部最高经营管理机构,负责具体实施董事会通过的发展战略及政策,并负责本集团的日常营运管理。徐刚就是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的八人成员之一。

根据财新网的报道,今年8月份,徐刚曾有过工作变动,分管的经纪业务被刘军将接手,而徐刚将分管中信证券后台、IT以及清算业务,同时还继续分管研究业务。

徐刚1991年获得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南开大学经济学硕士及经济学博士学位。在进入中信证券之前,曾任职于中国地质机械仪器工业总公司。中信证券年报显示,徐刚2014年薪酬为502.42万元,拥有中信证券股份87万股。

证监会发行部处长刘书帆,分管创业板


8月25日晚,新华社官方微博称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刘某及离职人员欧阳某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

26日,《财新》报道证实这两位被公布的证监会工作人员及离职人员分别是证监会发行部三处处长刘书帆和原证监会处罚委主任欧阳健生。不过,记者致电新闻处,未获得证实。

近期发行部为内幕交易重灾区,主导企业IPO“生杀大权”的证监会发行部再折一员。

证监会发行部三处处长刘书帆是今年第二位涉嫌违规被查的官员。今年6月20日,证监会发行部六处处长李志玲因违规为配偶买卖股票被查处。目前其因涉嫌职务犯罪,已被移送司法机关。

据《财新》报道,刘书帆从2014年4月证监会内部轮岗后担任发行部三处处长,该处主要负责创业板企业发行的法律审核工作。他曾担任证监会副主席姚刚上一任秘书,知情人士称,刘书帆为人口碑很好,平时行事不卑不亢。

2014年清明前后,证监会进行机构调整。4月8日,发行部和原创业板发行部召开会议,宣布了正式的部门合并方案。

根据最新的人事安排,合并后的发行部主任继续由刘春旭担任,副主任由原创业板部王宗成担任。一处处长段涛,二处处长蒋彦,三处处长刘书帆,四处处长杨郊红,五处处长吴国舫,六处处长李志玲,七处处长田斌,发审委处处长郑健,综合处处长张望军。

由此可以看出,刘书帆所在的三处是负责创业板的法律、财务审核。

负责创业发行的官员出事的不止一个。去年12月1日,证监会纪委公告,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涉嫌违法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不过,媒体报道李量的落马并非事出投资者保护局,而是李量当年的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和创业板发行监管部。

8月7日,证监会披露——李量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被双开。

身处上市公司消息核心的证监会发行屡次被爆出涉嫌内幕交易,市场人士也普遍表示证监会要加大内部涉嫌内幕交易案查处。

证监会欧阳健生,曾专职打击内幕交易


证监会处罚委原主任欧阳健生

据《财新》报道,被公布的离职人员欧阳某为原证监会处罚委主任欧阳健生。欧阳健生于5月从证监会低调离职,离职时未透露去向,表示想休息休息。

欧阳健生在2011年底被任命为稽查总队副总队长,负责常务工作,此前在证监会纪委监察局任职。2012年上半年被正式任命为稽查总队队长,2012年8月任稽查局局长,由毛毕华接替其稽查总队队长一职,2015年欧阳健生被调任处罚委主任,并由罗子发接替担任稽查局局长。

欧阳健生在2012年任稽查总队副队长时,重点工作内容是打击内幕交易、市场操纵、欺诈上市等违法违规行为。

在2012年9月11日召开的“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研修班”上,欧阳健生做了题为“提高风险意识,防控内幕交易”的演讲。

“查处就是最好的教育”,欧阳健生说。

中信证券与《财经》,王氏兄弟掌控

这次卷入漩涡的中信证券背景极为深厚,大股东为中信集团。而中信证券与同被协助调查的《财经》杂志社,其实为俩亲兄弟各自开创的“资本王国”。

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为外交部前副部长之子

1979年10月,“红色资本家”荣毅仁在邓小平的点将下创办了中信集团,中信也成了金融领域的“特别窗口”,在随后的三十多年中,中信集团发展成为一家巨无霸央企。旗下有包括中信泰富、中信银行中信重工、中信国际电讯等在内的十余家上市公司,其中就有中信证券,中信证券背靠大树发展迅速。

中信证券的董事长王东明亦颇有背景。王东明曾就读于美国乔治城大学,为硕士研究生,高级经济师。曾任国家旅游局欧洲二处翻译,北京华远经济建设公司副总经理,加拿大枫叶银行证券公司副总裁,华夏证券公司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南方证券公司副总裁。

王东明的父亲为我国前外交部副部长王炳南,王炳南曾协助周恩来工作。其弟王波明为“联办”总干事,联办曾参与中国初期资本市场的建立,包括沪深交易所的筹建,1993年,参与筹备中国证监会。之后相继创办《证券市场周刊》《财经》等杂志以及和讯网。

依靠强大背景,在王东明的带领下,中信证券快速发展起来。中信证券成立于1995年,在名噪一时的大券商中,算不上第一方阵。不过,2001年左右的中国熊市中,券商行业处于崩溃边缘,违规挪用客户保证金等问题成为痼疾。而“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中信证券正在从这时逐渐站到了券商行业的前列。

2003年,王东明带领中信证券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IPO上市的券商,这家二流券商如今稳坐行业“头把交椅”。

2014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 291.98 亿元,实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人民币113.37 亿元,多项业务居行业第一。公司拥有主要全资子公司 5 家包括中信证券国际、金石投资、中信证券投资等,还主要控股中信期货和华夏基金。拥有营业部 256 家,同时中信证券国际在香港拥有 4 家分行。

《财经》杂志总编和王东明是亲哥俩

《财经》杂志社创刊与1998年4月,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简称“联办”)创立,隶属于财讯传媒集团。《财经》杂志自成立以来,发表了《基金黑幕》、《银广夏》《庄家吕梁》等多篇有影响力的调查报道。

《财经》杂志总编王波明和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为亲兄弟。

王波明被誉为“将证券市场引入中国”的人。1980年,王波明和王东明两兄弟前往美国留学,分别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和美国乔治城大学。

王波明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在纽交所工作一年后回国,与高西庆等一起,参与创办“联办”。1988年3月,王波明、高西庆等人共同执笔,写成《关于促进中国证券市场法制化和规范化的政策建议》,该《建议》被称为“中国证券市场的白皮书”。

1989年3月,“联办”成立,王波明担任副总干事。“联办”随后参与了上交所和深交所的筹备设立,并建立了证券交易自动报价系统。1992年-1993年期间,联办参与筹备设立中国证监会。王波明还参与设计了中国第一个投资基金。

王波明还担任财讯传媒董事局主席、《证券市场周刊》社长等职。

王东明现年61岁,曾于1987年7月担任加拿大枫叶英航证券公司部门副经理。

1992年,华夏证券成立,王东明担任华夏证券公司国际部总经理。一年后,王东明被调往南方证券担任副总经理,负责投资银行业务。

1995年,中信证券在北京成立,其是中国证监会核准的第一批综合类证券公司之一,王东明担任中信证券总经理,此后一直在中信证券任职。并于2002年5月出任中信证券董事长至今。

2003年1月,中信证券正式在上交所挂牌交易。

2005年,华夏证券因大幅扩张,且深陷保底违规委托理财泥沼,经营难以为继。中信证券和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出资筹建了中信建投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和建投中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分别受让华夏证券的全部证券业务及相关资产和非证券类资产。

自中国证券市场兴起以来,王氏两兄弟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文章部分引用:证券日报、中国经营报新京报、腾讯财经)


【关于我们】华麦系由知名法律界专业人士、国际投资界高管及资深技术团队共同发起,致力于打造中国领先的高端律商交流与合作平台。

【欢迎关注】华麦公众号:huamai1。华麦联合创始人工作微信号:PrcmcCom,关注请注明姓名和单位。

【征集干货】华麦长期征集法律、金融、投资、移动互联网以及政经领域的原创稿件,要求“重磅”和/或“干货”,投稿请在微信号中回复“投稿+姓名+联系方式”并将文章发送至:whiteandmagic@163.com。




Copyright © 上海证券公司联盟@2017